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九十八章 二丫
章节列表
第九十八章 二丫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叫警察?这里可是乡下,等警察来恐怕要一个小时吧?

把车开回去?这么多乘客怎么办?

放了他们?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?

“呵呵,小伙子,别为难,你放心好了,把他们交给我们了,按老规矩办!”一个面相憨厚的农民伯伯亲切地拍了拍小宇的肩膀。

“老规矩?什么老规矩?”小宇有些摸不清头脑。

农民伯伯并不答话,大手一挥道,“乡亲们,动手吧,按老规矩办!”

立刻有好几个人站了出来,开始扒劫匪们的衣服,不一会儿功夫,就把两人扒了个精光,浑身上下只剩条内裤。

小宇越看越迷糊,“这是哪门子老规矩?”

两个劫匪都受了伤,被这一番折腾,疼得发出杀猪似的叫声。

那个腿上受了刀伤的劫匪,伤口只是经过简单的包扎,现在又渗出了血来。

“刘师傅!开车门,把他们扔出去!”老农民对司机道。

“什么?扔出去?”小宇看了看外面,河南虽然是中原之地,冬天的气候也不逊于北方,此时外面寒风凛冽,虽然没有下雪,但是却也在零度以下,心中不由地有些可怜起两个劫匪来。

车门一开,两个赤条条的人影滚了出去,这两人不自觉地互相抱在一起,象两只小鸡一样,在寒风下簌簌发抖,此时的他们,已经丝毫没有刚才的凶悍样。

“他们没事吧?”看着这两人的样子,小宇不由地有些担心,万一出了人命,事情可就闹大了。

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,既然做了劫匪,就要有这个思想准备,前面两三里地就有一个村子,死不了!”老农民低声说了一句,拍了拍司机的椅背道,“刘师傅,开车!”

“好咧!”司机踩动油门,汽车扬长而去。

大牛把塑料袋里的零钱发完,向小宇这边走来,却和老农民打了个照面,惊讶地叫了起来,“长根叔?你是长根叔?”

“你是?”老农民看了看大牛的脸庞,觉得依稀间有些熟悉,却又叫不出名字。

“我是大牛啊!村东头的杨大牛!”大牛拍着胸脯,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。

“唉呦,你是大牛啊!嘿,这六年不见,你都长这么高啦?比我都高出两个头了!”长根叔抓着大牛的肩膀,连声感慨,当初那个老是跑到自己家树底下打鸟玩的小孩,现在都已经长成大人了。

“长根叔,你可一直都没变,铁蛋怎么样?还在村里吗?”大牛在村里最要好的朋友,就是长根叔家里老三铁蛋,两人年龄相近,平时也都在一起玩耍。

长根叔叹了口气道,“早就出去了,在你走后的第二年他就出去了,说是老窝在这个山沟沟里也没个奔头,想去南方打工,赚些钱,主要是见见世面,现在咱们村里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,年轻的几乎都出去闯荡了……”

大牛和长根叔好象有说不完的话题,小宇在旁边默默地听着,心中对农村的现状渐渐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轮廓。

汽车颠颠簸簸,又开了半个小时,终于到站了。

小宇跟着大牛、长根叔一起下了汽车。

长根叔头前带路,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往山里走去,大牛边走边向小宇介绍,这里距离杨村还有一段路程,都是上坡路,由于路没有修好,汽车是开不进去的。

山路又窄又陡,长根叔却是如履平地,看来是从小走山路练出来的功夫,丝毫不逊色于小宇和大牛这两个小伙子。

“大牛,这里离县城这么远,村子里的人都是靠什么为生的?”小宇见山路崎岖,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过去都是猎户,俗话说靠山吃山嘛!现在国家不让打猎了,枪也都被收了去,只好找些平整的地方开垦几亩地,种些土豆,玉米啥的,自己吃一部分,再拿去卖一部分,这玩意也卖不出个价钱,所以村子的日子越来越穷了,有些时候只能偷偷打些野味,来改善一下生活,否则还真没法活了。”

小宇无语了,这穷的地方越来越穷,富的地方却越来越富,俗话说,穷则思变,这个小山村也应该变一变了,自己这次身上带了几千块钱,如果大牛家里需要,自己倒是很乐意帮他们一把,找出一条脱贫致富的路来。

另外,上次听大牛他爷爷来信说,近年改种了药材,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。

三人走了二十分钟,杨村总算出现在小宇的面前。

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山村,大概有二、三十户人家的样子,和其他路过的平原乡村相比,村子里土道坑坑洼洼,房屋也明显破旧了许多,大多是土坯房,透着一股子穷酸味儿。

“大牛,改明儿带你朋友一起去我家吃个饭!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们,否则我这次白跑了一次县城!”长根叔在村口停住了脚步,他家住在村西头,和大牛家两个方向。

这次他卖了些偷偷打来的野味给了城里的饭馆,换了不少日常的用品,口袋里还有几十块钱,是准备给孙子上学用的。

“长根叔,咱们乡里乡亲的别说两家话,您和我这么客气干啥?等过几天有空,我们看您去!”

三人就在村口分道扬镳,各自回家。

小宇跟着大牛,在村里的土路上七拐八拐,终于在村东头的一户人家门口停住了脚步。

这户人家的房子也是土坯房,看上去起码有三十多年的样子,房子分东西两屋,院子倒是满大,中间长着一颗合抱粗的大树,四周用树枝扎成半人高的篱笆,把院子围了起来。

院子里散养着几只半大小鸡,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妇女正坐在门槛上给鸡弄饲料。

“娘!”大牛打开院门,只叫了一声,就觉得嗓子眼里好象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,说不出话来。

那名中年妇女身体猛地一抖,倏地抬起头来,一眼看到站在院门口的大牛,一下子呆住了,‘咣当’一声,手里的饲料盆掉落在了地上,饲料撒了一地,那几只小鸡立刻飞奔过来,抢起饲料来。

大牛迈开大步,几步就来到中年妇女近前,扑通一声,双膝跪倒,“娘!我回来了!”

中年妇女伸出了颤抖的右手,摸了摸几乎比她坐着还要高的儿子的脑袋,眼眶里饱含着泪水,一把把儿子搂在了怀里,嘴里不住地道,“大牛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!”

小宇看着眼前的母子二人,心里却是一阵酸楚,自己如果能有这一天,该多好啊!

“哥!”一声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,旋即,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出现在门口。

这个女孩子梳着麻花辫,穿着一件小花格子棉袄,虽然衣服不是全新的,倒也看着干净,女孩长着山里孩子没有的清秀脸蛋,特别是一双大大的眼睛,清澈见底,小宇一见之下,立刻想起了那副贴满上海街头巷尾的希望工程宣传画。

“你是二丫?”大牛从母亲怀里出来,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女孩子。

“傻孩子,不是你妹妹还有谁?”大牛母亲偷偷地抹了把眼泪,自己这个儿子一去就是六年,俗话说,儿行千里母担忧,这些年来,没少为他担心,今天看到他好好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心里满是欣喜。

“哥!你总算回来了!”二丫从屋里跑了出来,一下子扑在了大牛身上。

大牛抱着自己的妹妹,想到自己走时,她还是一个小不点儿,没想到这六年的时间,妹妹已经成了大姑娘了。

二丫抱了哥哥一会儿,忽然看到站在院门口的小宇,脸蛋忽然一红,躲在了大牛的身后。

山里的女孩子很少看到陌生人,有些害羞,二丫偷偷地用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男孩子,显然他是和哥哥一起来的,“他是谁?是哥哥的朋友吗?”

大牛这才想起小宇还站在外面,赶紧向母亲和妹妹介绍道,“娘,二丫,这就是我上次来信里提到的张晓宇,也是我现在的老板。”

“老板?”大牛母亲和二丫同时惊叫了起来,在她们想象中,大牛的老板应该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而小宇最多比二丫大了一两岁,怎么成了大牛的老板了?

小宇连带微笑地走了进来,嘴里道,“我不是什么老板,我是大牛的朋友,你们叫我小宇好了。”

母女俩见小宇说话透着亲切,心里顿时对他有了不少好感。

小宇和她们聊了一会儿,大家渐渐熟络了起来。

当母女俩从大牛嘴里知道小宇收留他的经过后,更是对小宇从心底里感激起来。

“妈,爷爷怎么不在家?”大牛见到爷爷没出来,心里有些惊讶。

“你爷爷一大早就出去了,说是过年了,去山里打些野味,给家里添点肉菜,现在都快中午了,也应该回来了,你们饿了吧?二丫你快去做饭,我去帮你们收拾一下屋子,大牛,你陪陪小宇,别怠慢了客人。”

二丫清脆地哎了一声,拿了个小筐,去摘院子里种的蔬菜,母女俩顿时忙活开来。

大牛带着小宇在家里参观了一下,这东西两屋一共有四个房间,中间是吃饭的地方兼厨房,虽然房子老旧了些,不过地方却挺宽敞。

听大牛说,这房子是大牛的父亲结婚的时候盖的,当时全村的人帮忙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盖好,没想到,他父亲出去打工死在了外面,这房子倒是没住几年。

小宇四下看了看,这山里的生活和城市里确实没法比,除了必备的家具外,连个电视都没有,家里最值钱的,恐怕就是一台老式收音机了。

大牛的房间很久没有人住了,里面堆满了杂物,大牛怕母亲劳累,进去帮母亲的忙,小宇闲着无事,就在厨房帮二丫做饭。

二丫这个女孩子别看年纪小,手脚却麻利的很,看样子是做惯了家务的,不多时,一碗腊肉炒辣椒就做好了。

看到小宇帮她打下手,二丫开始有些不好意思,过了一会儿,才好了些。

“小宇哥,大城市里真的有在地下跑的火车吗?”二丫洗着菜,忽然抬头问道。

“有啊,那叫地铁,在我们店不远处就有一个地铁的入口,每天坐的人可多了。”小宇心里暗自汗了一把,自己来上海这么长的时间,地铁却一次没坐过。

“真的啊!好想去大城市看看!”二丫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渴望,做为一个山里的孩子,这辈子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内黄县城,大城市对她来说,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。



----

下一章更新预告-下午三点! 祝大家圣诞快乐,本书还有两章就到一百章了,在第一百章小宇会有什么惊人的变化呢?请大家拭目以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