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九章 血性男人
章节列表
第七十九章 血性男人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晚上六点五十。

小宇出现在留园茶坊的门口。

‘留园茶坊’在田林路算得上是最大规模的茶坊了,占了一幢商务楼的下面两层,和虹林路上的茶坊不同,这里讲究环境和情调,纯绿色,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。

今晚的这个约会,小宇心里很是犹豫,本不太想来,自己对约自己的这个人的身份很是反感,不过,想来想去,自己也想了解一下信息,还是来了。

走进茶坊,小宇立刻被这家茶坊的布置吸引了,不仅整体环境干净整洁,布置古朴典雅,而且非常安静,不象那些专供年轻人打牌的茶坊,满屋子乌烟瘴气,比菜市场还要热闹。

这个时间的客人并不多,问了一下服务员二号包厢的位置,小宇往楼上走去,楼梯的墙上一路挂着仿古的字画,显得很是雅致。

走到二号包厢门前,没等小宇敲门,包厢门自动开了,一只大手从里面突然伸了出來,把小宇向包厢里面拉去。

小宇看清了拉自己的人是谁后,没有抵抗,任由他把自己拉进包厢。

“冯警官,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怎么神神秘秘的?”小宇自顾自找了个座位坐下,看到冯勇正把耳朵贴在房门上,仔细地听着外面动静,不由地哑然失笑,堂堂的虹桥分局刑侦队长,动作居然如此鬼鬼祟祟。

冯勇并未答话,在门口听了半天,确保没有任何动静后,这才在小宇对面坐下。

深深地看了小宇一眼,冯勇淡淡地道,“王国昌死了。”

“什么?!!!!”冯勇坐下后的第一句话,就令小宇脸色不由地一变。

那天是他第一次下重手打穴道,心里还真没个谱,难道,是自己一个没注意,把王国昌打死了?

不会啊!那个穴道的位置在腰际,并不是危及生命的大穴,再怎么也不会有生命危险,看着对面冯勇若有所思的目光,小宇知道自己上当了,被对方一激就露出了原形。

不过警方没有证据,难道就能凭白无故抓自己不成?

想到这里,小宇心中稍定,脸色的神色也缓和了下来。

哪知道冯勇的下一句话又令他心头一颤,“我辞职了。”

小宇有些搞不懂了,这冯警官今天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难道,这其中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隐情?

“冯警官,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?”小宇试探着问道。

“开玩笑?”冯勇苦笑了一声,从桌上拿起茶壶,给小宇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。

微微地抿了一口茶,冯勇继续说道,“你不用紧张,王国昌是在医院被两个黑衣人杀死的,与你无关。另外,谢谢你给我寄来的密码卡,凭着这张密码卡,我们警方破了一个大案。”

小宇听冯勇并没有提起自己在天上人间门口袭击王国昌的事情,知道是他有意回避了这个话题,听到冯勇提起密码卡的事情,心中有些纳闷,自己并没有在那封信上署名啊?他怎么知道是自己寄给他的呢?

转念一想,自己是从校门口的那个邮局寄的信,凭警方的能力,肯定是从邮戳上找到了线索,断定自己就是那个寄信人。

看来,自己还是少考虑了一步,以后这种事情可要考虑周全些。

小宇也喝了口茶,冯勇点的是乌龙茶,而且好象加了双倍的茶叶,味道很苦,小宇不由地皱了皱眉头,放下了杯子,“冯警官,既然你们破获了大案,应该记大功,升职加薪啊?怎么又辞职了呢?”

小宇知道,这刑侦队长的位置可不是想当就能当的,这需要资历、能力和魄力,三者缺一不可,警局里肯定有不少人眼红这个位置,而这冯勇居然主动辞职,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。

“记大功?”冯勇再次苦笑了一声,从桌上的烟盒里摸出根烟点上,深吸了一口,“这次吴淞码头的毒品案子,我们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,抽调了大部份警力,配备了精良的枪械,但是没想到对方十分凶悍,而且他们身上不仅有枪,还有土制爆炸物,一场混战下来,虽然全歼了对方,我们警方却损失了十二名警员,大多是被对方最后引爆的爆炸物炸死的。”

“死了十二个人?”小宇心中一惊,那天看网站上的新闻,不是只是说有十余名警员受伤吗?现在怎么成了死了十二个人?

看到小宇的表情,冯勇叹了口气,“你也看到了那个新闻了吧?那天媒体来要新闻,我们局长不敢给他们介绍真实情况,如果十二名警员身亡的消息披露出去,全国也会引起轰动,他这局长的位置恐怕就不保了,再说了,就算他们了解到了真实情况也不敢发啊?凡是这种事情,都要新闻管制的。”

小宇默然了,这就是目前中国的新闻现状,为了维持社会稳定,电视和报纸上面报喜不报忧,许多真实的消息只有从网上才能得到,死了十二名警察如此大事,却被虚假的新闻掩盖住了。

这冯勇虽然破了毒品大案,但是和牺牲十二条警员的人命相比,在局领导看来,恐怕还是过大于功吧?

“局里为了保密,这个案子的资料被完全封锁,并下了封口令,不但没有给我们记功,而且就连那十二个因公殉职的警员,也没有得到赢得的荣誉,只是草草给了一笔抚恤金了事。”说到这里,冯勇恨恨地捶了一下桌面,发出‘咚’的一声。

“冯警官,就为了这个你辞职了?”小宇仍是有些不敢相信,虽然没有记功,但也不至于辞职啊?

小宇忽然发觉,冯勇的浓眉渐渐立了起来,仿佛一股怒气随时要发泄出來。

小宇吃惊地看着对方,看来,冯勇这次的辞职还真不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
过了一会儿,冯勇才平息了一下情绪,缓缓道,“我爱人上星期五晚上值班的时候,被人捅了五刀,等我赶到的时候,她已经断了气,尸体上面留了张纸条,上面写着――血债血还。”

冯勇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身体不禁颤抖起来,一双大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,眼角处,隐隐可见一滴泪水正在悄然滑落。

谁说铁汉不流泪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

小宇呆住了,这是谁干的?行事居然如此凶残?

那个王护士长可是个好人,上次还不惜做假证包庇自己,怎么就被犯罪分子盯上了呢?这血债血还肯定是针对冯勇的,说不定,就是因为吴淞码头这个案子。

“冯警官,你查到是谁干的了吗?”小宇关切地问道。

冯勇冷哼了一声,竭力压着胸中的怒意,“还能是谁?我们调取了医院的监视器录像记录,从里面凶犯的穿着打扮来看,和王国昌那个案子是同一伙人,应该是‘黑龙会’‘飞鹰堂’的人下的手!我知道,我带人在吴淞码头坏了‘黑龙会’的好事,他们肯定要报复我,我不怕,怕了我就不当警察了,却没想到,他们这么卑鄙,对我爱人下了手!”

“飞鹰堂?这是个什么组织?”小宇拿到黑龙会的密码卡时,曾经查看过黑龙会的组织架构,里面并没有提到这个名字。

“‘飞鹰堂’是‘黑龙会’里的一个秘密组织,专门负责一些不能见光的交易,里面的人不是亡命徒就是通缉犯,据说还有职业杀手级的人物,这些人心狠手辣,无恶不作,由‘黑龙会’的老大龙飞直接管理,我们警方在‘黑龙会’里的眼线也无法得知更详细的资料。”冯勇向小宇介绍飞鹰堂时,眼中燃烧着无尽的恨意,连小宇看了也不禁心惊。

“冯警官,既然你们已经知道谁是杀人凶手,为什么不把‘黑龙会’一网打尽呢?我就不信,凭警方的能力连一个黑社会组织也对付不了?”

“一网打尽?谈何容易?”冯勇的眼中满是愤怒和无奈,把手指上的烟头狠狠掐在烟灰缸里。

“‘黑龙会’对外是一家连锁娱乐公司,规模很大,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,那个龙飞甚至还有人想选他做市政协委员,据说市里面也有人罩着他,我的报告在我们局长那里就卡住了,他说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龙飞派人杀害了王国昌和我爱人,不能签发逮捕令,除非我能找到那两个黑衣人,从他们那里得到对龙飞不利的证据。”

“证据?那个网站不是证据吗?黑龙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里面不是都可以查到吗?”小宇忽然想到了那个凭密码卡进入的网站。

“那个网站?”冯勇‘哼’了一声,“从圣诞节后,那张密码卡就失效了,应该是龙飞一伙有所察觉,把这张密码卡给屏蔽了!再说,光凭网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他们完全可以说网站是别人搞了嫁祸给他们的。”

小宇无语了,没想到弄倒一个‘黑龙会’对警方来说也这么难。

冯勇一口把杯子里的茶全部灌下,丝毫不觉得茶叶的苦涩,“那天,我当场就把警枪和工作证留在了局长的桌子上,说老子不干了,干警察这一行束手束脚,这个不能动,那个不能碰,除了抓些卖淫嫖娼、小偷小摸外,根本干不成大事,我明天就把小孩送到了外地他爷爷家,等我回来,我豁出这条命也要把这个‘黑龙会’搅个天翻地覆!”

此时此刻,小宇却是佩服起这个冯警官来,觉得这个人有血性,是个真汉子!

与此同时,心中对‘黑龙会’的了解又加深了一层,这些人心狠手辣,今后如果自己去找他们的麻烦,一定要暗中行动,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和住址,否则,如果连累了老张头他们,自己就后悔莫及了。

不过,他对冯勇找自己的意图有些摸不准起来,莫非他是想找自己和他联手?还是有其他的目的?

看着小宇若有所思的表情,冯勇虽然不会读心术,却对小宇的心思也猜出了个**不离十,搞了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,没这两下子怎么行?

冯勇再次为自己和小宇倒了两杯茶,开口道,“小宇啊,你放心,我今天找你,并不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干,你还年轻,还有大好的前途,犯不着和我一样冒险,我知道,你是个有本事的人,能够在我们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把王国昌打成残废,拿走密码卡,这本事就连我也做不到,如果你以后有机会,得到关于‘黑龙会’的情报,希望你能够和我联系。”

说完,冯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,递给小宇,微微一笑道,“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我现在不是警察了,你应该可以接受了吧?”

--

下次更新时间预告-明天上午7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