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七章 阴招
章节列表
第七十七章 阴招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悠扬的前奏音乐随之响起,小宇牢记着王思雨所教的那些形体诀窍,脚步轻移,款款向场地中央走去。

灯光打在了小宇的身上,霓裳羽衣反射出道道霞光,如梦似幻,那雍容高贵的内涵被小宇极好地展现了出來,配上他那清丽脱俗,几乎不可直视的绝美容颜,好似画上的仙子,全场的观众们不由齐齐‘啊’了一声。

这!这!这简直就是落入凡间的仙女嘛!难道,她的扮演者真的是位男生?

不知什么时候,薄薄的烟雾从两边开始向场地中央翻卷,这是体育馆的工作人员不由自主地按下了烟雾按钮。

全场几千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小宇的每一个动作、每一个转身,每一举手、每一抬足,都牵动着众人的心弦。

原本嘈杂的体育馆,现在却寂静无声,电视台的摄像机更是把镜头紧紧对准了小宇,生怕漏掉一个镜头,就连主席台上的校领导们,也都屏气凝神,期待着小宇的演出。

前奏音乐完毕,小宇开唱了。

“鸳鸯双栖蝶双飞,满园春色惹人醉。悄悄问圣僧,女儿美不美,女儿美不美………”

‘哗~~~~’

如雷般的掌声响起。

虽然观众们知道,这样会影响小宇的演唱,但是他们却管不住自己的双手,这假声唱得实在是太棒了!说不出的圆润流畅,居然分辩不出是发自一个男生之口。

如果拿小宇和李玉刚来对比,那么李玉刚的唱腔包含了太多的京剧底子,而小宇的唱法则更自然随意了些。

“说什么王权富贵,怕什么戒律清规,只愿天长地久,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………”

王思雨痴痴地看着小宇,眼中异彩连连,小宇的歌声令她百转柔肠,不能自己,如果自己将来能够遇到一个可以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,那该多好啊!

“爷爷,爷爷,你看小宇他唱得太好了。”王思雨拉了拉王老爷子的手。

王老爷子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“是啊,这孩子是个人才,可惜不肯和我学戏曲,否则成就肯定不比你爸爸差。”

王思雨撅起小嘴嗔道,“爷爷,现在是什么时代啦?不学戏曲照样可以成名,你看咱们中国那些有名的歌星、影星有哪几个是学戏曲出身的?”

王老爷子一声叹息,时代不同了,京剧越来越不受年轻人的喜欢,恐怕再经过两代人,这朵国粹奇葩就要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了。

而此时此刻,站在出场门后的秦露露则早已被小宇的表现惊呆了,这还是那个木头木脑的死木疙瘩吗?原来他歌竟然唱得这么好,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

看着台上风华绝代的小宇,秦露露不禁觉得有些自惭形秽起来,他是那么的优秀,自己能配得上他吗?

想到这件事,心情突然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,心里蓦然一惊,莫非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他了?

“爱恋伊,爱恋伊, 愿今生常相随……”

台上的小宇体态曼妙,舞姿婀娜,让人看了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,而他的歌声,却恬美至极,几乎令所有人都忘了,这是居然是一场反串演出。

小宇此时已经沉浸在自己的意境中,他的脑海中,完全没有了王思雨所教的任何肢体动作和舞蹈编排,所有的动作都仿佛行云流水般,自然而然地舞了出来。

此时此刻,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多情的女儿国国主,面对着大唐高僧,款款诉说着自己的倾心爱恋。

一曲唱罢,余音绕梁之际,全场观众起立使劲鼓掌,足足持续一分钟。

就连主持人也楞了半响才重新回到场地中央。

看到了如此精彩的演出,观众们纷纷慷慨解囊,一统计捐款数据,这短短的几分钟里,观众捐款额就已经达到了两万多元,小宇这第一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

坐在观众席上的王涛铁青着脸,听着主持人报着小宇节目的捐款额,他知道,自己这次是完败。

刚才他老爸接到了阿勇的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阿勇的耳膜受到了损伤,目前正在去往医院的途中。

难道,阿勇的受伤是因为小宇?还是他在半路上遇到了其他什么人?可是不管如何,他张晓宇赢了。

“小涛,你和那个小子的赌注是什么?”坐在王涛身边的王明远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王涛脸上露出难色,小声道,“如果他得到第三名,我捐一万,第二名,我捐五万,第一名,我捐十万……”

王涛越说声音越小,不住地打量自己老爸的脸色。

王明远看了看王涛,重重地‘哼’了一声,“这区区十万块就让你愁眉苦脸了?我每天签发的支票上千万,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把金盛集团交给你???!!!”

王涛低着头,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,“我只是看不惯这小子得第一而已。”

王明远仿佛知道儿子在想什么,嘴边不由地挂上了一丝奸笑,“不想让这小子得第一很简单,下面三个节目,我每个节目捐三万块,那小子不就排到后面去了吗?”

王涛眼睛一亮,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方法?反正输给晓宇也要付十万块,还不如用这十万块,把那小子从第一名的位置上挤下去!

“老爸,俗话说得好,姜还是老的辣,儿子比起您来,可是差远了。”王涛适时送上了马屁。

王明远微哼了一声,训斥道,“这商场如战场,当自己没有取胜的希望时,也不要让对手轻易取胜,我所会的,都是从一个个血的教训中总结出來的,你小子要学的还很多。”

小宇来到后台,秦露露、应敏她们全都拥了上来,这些女孩子也真够疯的,把小宇抬了起来抛向空中。

小宇此时很是兴奋,并不是因为自己演出成功,而是脑中的一连串信息。

“演出成功,演唱技能熟练度增加20%,假声技能熟练度增加20%,形体塑造熟练度增加20%!获得经验值一万点!魅力永久+10!”

“您的演唱技能升级了,目前为专家级,熟练度1%。”

专家级!一次演出居然可以让自己的演唱技能达到了专家级!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今天高三、三班可谓双喜临门,不仅小宇的节目得了第一,而且应敏她们几个的节目也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,这总分算下来,高三、三班稳拿全校总分第一。如此喜事,怎么不值得好好庆祝一番呢?

热闹过后,小宇在秦露露的帮忙下卸了妆,换上了自己的衣服,恢复了男儿本色。

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,外面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。

高三、四班的两个节目分别获得了三万余元的捐款,超过了小宇成为第一、二名。

这种成绩,连高三、四班的班主任于老师都没想到,这好运怎么突然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呢?

自己班级的两个节目,一个是大合唱、一个是快板书。

这大合唱唱得也就是差强人意,还能让人勉强听出来是两个声部,而那快板书却实在是惨不忍睹,表演的那个男生紧张得连词都忘了,后半段傻站着,一个字都没说。

这两个节目如果说垫底都有人相信,怎么又成了第一、二名了呢?

莫非,哪两个同学的家长是大款?故意一掷千金,给自己孩子撑场子来了?

于老师不禁暗暗自责,自己的工作还是没做到家,当了三年的班主任,怎么连这点情况都没摸清?

早知道,应该给那两个大款的孩子多加照顾才是。

接下来,高三、五班的第一个节目照样获得了三万元的捐款,不仅是老师和同学们,连现场的学生家长都有些瞠目结舌,搞不明白了,这算什么事嘛?

人家开场时说的明白,按照节目的精彩程度捐款,从高三、四班开始,这三个节目的水平明显较以前的节目低一个层次,不排倒数三名已经算是侥幸,怎么还得到了如此数目的捐款?这不是捣乱嘛!

现场响起了一片嘘声,连主席台上的校领导们,也在交头接耳互相议论着。

小宇等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班级的座位上,突然发现,王涛那小子不知什么时候正神气活现地坐在了人群中,和旁边的男生大声谈笑着。

看到小宇回来了,王涛来到小宇身边,哈哈大笑道,“张晓宇,虽然你表演的不错,可惜,一山更有一山高,这前三名,你是没戏了。”

“原来是你?”看到王涛得意的样子,小宇一下子明白了,原来都是这小子在背后搞鬼,不用说,那三个三万元,肯定是出于他的手笔。

秦露露第一个不干了,指着王涛骂道,“王涛,你有什么本事?不就是仗着你家里有几个臭钱吗?我告诉你,姑奶奶我不鸟你这一套!你小子以后肯定生儿子没**!”

小宇听了直冒冷汗,这小妮子真是口无遮拦,什么词都敢往外蹦。

三班的其他同学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,也都对王涛指指点点,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,大家都是三班的,每个人都有集体荣誉感,原本可以轻易拿到手的冠军,就这么没了,这王涛不是脑子有毛病吧?

王涛被秦露露这么一骂,有些受不住了,“秦露露,老子就是有钱,怎么了?有本事,你扔个十万八万的,把张晓宇捧上去啊?我告诉你,现在这社会,有钱走遍天下,没钱寸步难行,你老爸还不是被我老爸赶出了福茂公司?”

一提起自己老爸,秦露露一股火腾地上来了,撸起袖子就想给王涛一老拳,被小宇一把拦住了,女孩子打架,这象什么话?

小宇转过脸来,沉声对王涛道,“限你十秒钟在我面前消失,否则,可别怪我不客气!”

王涛知道小宇这人说话算话,虽然还想说几句风凉话,却被小宇严厉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,只好灰溜溜地走了。

“小宇,你干嘛拦着我?那小子摆明了欠揍!”秦露露甩开小宇的手,仍旧有些愤愤不平。

小宇微微一笑,“秦大小姐,您就别和那种小人一般见识了,你难道想在校领导面前上演全武行?咱们都快毕业了,莫非你还想弄个处分留个纪念?”

秦露露旁边的应敏也劝道,“露露,张晓宇说的对,为了那种人受处分,不值得,你还是消消气吧,这坏人迟早会受到报应的。”

听人劝,吃饱饭,听小宇和应敏这么一说,秦露露的气也消了大半,现在想来,自己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,真正应该生气的是张晓宇才对吧?

小宇却无所谓,不管是自己赢得了这十万元善款,还是其他班级得到这十万元善款,这老王家总要出这笔钱不是?自己损失的,不过是虚名罢了。

这王家父子的帐,自己迟早要找他们算,不急在这一时。

---

下一次更新时间预告--星期一上午7点。周一有两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