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一章 玉戒和存储卡
章节列表
第五十一章 玉戒和存储卡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其实那个王国昌早就是刑侦队监视的目标了,他和‘黑龙会’之间的事情,冯勇一清二楚,只是想放长线钓大鱼,不想过早打草惊蛇罢了,据警方埋伏在‘黑龙会’的眼线报告,这个月的月底,‘黑龙会’将会有一笔大买卖,而其中的关键人物就是王国昌。

据那飞哥身边的眼线所述,昨晚飞哥已经把装有行动计划的存储卡交给了王国昌,要他到时候按计划行动。

却没想,昨晚王国昌走出‘天上人间’后,在距离‘天上人间’不到一百米的街道上被人突然袭击,受了重伤,半身不遂,冯勇派去监视王国昌的人发现后,怕惊动‘天上人间’里的人,没敢叫救护车,立刻把王国昌秘密送到了警局。

冯勇他们搜遍了王国昌的全身却毫无所获,那张存储卡不翼而飞,这可令刑侦队一筹莫展,如果王国昌这条线断了,那么刑侦队半年来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。

是谁在侦察员的眼皮子底下偷袭了王国昌?又是谁拿走了存储卡?这让冯勇百思不得其解。

想起昨天自己来警局时,王国昌正在审讯小宇,冯勇便抱着暂且一试的心态,找到了小宇,希望小宇就是那个袭击王国昌的神秘人,从而可以得知那张存储卡的下落。

没想到,自己的妻子却向自己提供了小宇昨晚不在场的证明,这却让自己有些摸不着头绪了。

“秋英,我再次向你确认一遍,张晓宇昨晚确实是在这里吗?”

王护士长微微一怔,她知道丈夫这次的询问是认真的,回想起来,自己第一次查房的时候确实没有见到张晓宇,不过也有可能人家是上厕所或者出去吃饭。

想到自己早上看到这对干父子相偎在一起的感人画面,又想到小宇那清澈的眼神,心里瞬间下了决定,这对干父子绝对不是坏人,“我确认,张晓宇昨天确实一晚上都在这里,查房的时候我都看到他了。”

冯勇长吁了口气,张晓宇这个嫌疑已经从他的名单中勾去了,暗算王国昌的可能令有其人,也许是上海滩上和‘黑龙会’对立的那几个帮派干的?或者是交易的对方派的人?

如果存储卡落入这些人手里,那就难办了。

带着满脑子的猜测,冯勇回到了观察室。

“张晓宇,王护士长给你提供了不在场的证明,我的调查到底结束,当然一旦你有什么需要向警方提供的情报,我也希望你及时与警方联系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冯勇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小宇。

小宇却仍是不接他的名片,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件,他对警察完全没有好感,只是淡淡地道,“我没有什么能和警方合作的地方,这名片嘛,冯警官,您还是自己留着好了。”

冯勇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有些狂妄自大,自己好歹也是虹桥分局的刑侦队长,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自己的名片,在这个年轻人面前,自己的名片却不如一张废纸。

不过看到老张头打着石膏的伤腿,想起昨天自己在审讯室里看到的小宇背上的伤痕,心中也有些了解这个年轻人此时的心情。

当下便收起了名片,拿起了公文包,站了一会儿,对小宇和老张头道,“我的事情办完了,不过,我想说一句话,警察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都是坏人,起码我不是,也许时间长了,你们就会发现这一点。”

说完,走出了观察室。

经过王秋英的时候,王秋英嘴巴动了几下,想和他说些什么,却最终没有说出口。

想起冯勇走时那坚决的背影,老张头看了看小宇,又看了看站在门外若有所思的王护士长,对小宇道,“小宇啊,也许咱们还真冤枉了这位冯警官。”

小宇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冤枉了这冯警官又能怎样?自己和老张头这份冤枉找谁去算?

两人又等了一会儿,总算把杨大牛的黄鱼车等来了。

按照小宇的吩咐,大牛把黄鱼车用被褥铺了厚厚一层,两人一起把老张头小心地放在了黄鱼车上,小宇也上了黄鱼车,坐在了车沿上,一起向田林新村方向驶去。

当天晚上,小宇把店铺早早关门,让大牛去市场采购了不少肉类蔬菜,由小刀掌勺,做了一大桌美味佳肴,一来给老张头接风,二来也慰劳慰劳大家这段时间的辛苦。

老张头孤独了一辈子,难得这么热闹,兴致高涨,大声谈笑,仿佛连伤势也好了不少,如果不是小宇拦着他不让他喝酒,他肯定非得干下大半瓶老白干不可。

席间,周欣她们向小宇保证,在他上学期间替他照顾好老张头,小宇这才真正放下了心来。

吃完晚饭,老张头留在楼下和小刀他们几人聊天,小宇趁机上楼把自己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,这里以后就当作老张头的病房,他自己习惯了在网吧过夜的日子,这间房间虽说是自己的房间,却是一天也没有呆过。

等明天让周欣给集贸市场的赵老板打个电话,让他再送一套家具来,反正二楼的房间还有两间,自己就搬到另外一间房间去住好了。

收拾完房间,坐在了床铺之上,小宇忽然想起了从王国昌那里得到的那枚玉戒,自从昨晚放入口袋后,还没有时间拿出来研究。

想到这里,小宇从口袋中摸出了那枚玉戒仔细观看起来。

这是枚看上去十分古旧的戒指,呈深青色,戒面朴实无华,入手却是一阵温软,小宇注意到在戒面的背面刻有一个篆字,好象是一个‘仙’字。

‘玉戒,饰品,精神力+20,定力值+20,幸运值+5,特殊属性:阻止一切精神力探测。??????,未鉴定物品。’

小宇心中一喜,这枚玉戒的属性显然比老张头家传的‘清灵玉佩’要好很多,怪不得自己无法对王国昌施展读心术,原来是这枚玉戒在搞鬼。

只是这最后的一连串问号代表着什么?这未鉴定物品又代表着什么?莫非这枚玉戒还需要经过鉴定才能出现所有的属性?

这鉴定术自己可是不会,不过目前的属性已经令小宇十分满意了,由于这枚玉戒是王国昌之物,戴在手上难免会被人发现,小宇便把脖中挂着的‘清灵玉佩’换了下来,放在身上,而把这枚玉戒换了上去。

现在自己的定力应该超过50了吧?小宇想起好几次因为定力不足而造成的窘境,勉强对自己有了些信心。

从王国昌那里得来的小塑料盒子,小宇也打开来看了看,原来是一个USB闪存卡,这个东西小宇见到有人在网吧里用过,是用来存放数据的,王国昌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干什么?

小塑料盒子里还有一张纸,上面写着一个网址,这又是什么意思?

小宇心中有些耐闷,转念一想,这也没什么稀奇的,现在社会已经是电子社会,这USB存储卡满街都是,王国昌带了一个也平常的紧。

自己平时练歌需要下载一些歌曲,这个16GB的存储卡可以存放好多首曲子,正合自己用。

晚上,把老张头服侍睡觉后,小宇再次去了对面的‘福临’网吧。

刚进门就遇到了网吧的许老板。

“许老板,好久不见!”小宇礼貌地和他打着招呼。

“唉呦,是小宇啊,我今天中午去吃过了你们店的面条,味道很不错,怪不得生意那么好,真是年少有为啊!”许老板身材矮小,却长得十分精干,为人更是圆滑,一看就是块做生意的料。

“许老板,你这里我可是经常来,还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你呢,你可真是个大忙人,其他地方肯定还有生意吧?”

许老板呵呵乐道,“瞎忙,瞎忙,我在徐家汇那里还有一个火锅城,平时我都呆在那边,今天正好这里要替换一批机器,所以就过来看看了。”

“替换机器?”小宇顿时感兴趣起来,“许老板,你这‘福临网吧’的机子已经算是很好的了,怎么还需要替换?”

许老板叹了口气道,“小宇啊,你不知道,现在网吧这一行越来越难做了,这网络游戏更新这么快,对机器配置的要求越来越高,就拿目前最火的魔兽世界来说吧!我们网吧的机子至少有一多半运行不了这魔兽世界的最新版本,客人来了一看运行不了,人家就走了。”

“如果要更新机器芯片、显卡什么的,还不如直接买台新机子合算,所以我这次狠了狠心,买了二十多台新机器,干脆建立一个魔兽世界专区。”

小宇知道,这网吧赚钱主要靠网络游戏,那些游戏老鸟们可以一泡两三天不动窝,如果失去了这些客户,那么网吧的生意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小宇忽然灵机一动,既然这许老板换了二十多台机器,那么这替换下来的机器怎么处理呢?现在电脑硬件更新的快,二手电脑卖不了几个钱,自己现在口袋里还有些钱,不如就干脆买一台,省得每次上网都要来网吧。

想到这里,便对许老板道,“许老板,你这替换下来的旧机器卖不卖?如果可能的话,不如卖给我一台,我家里还没电脑呢!”

许老板眼睛一亮,自己这些旧机器只能拆开按配件价卖给那些电脑城的配件商,如果小宇肯要,那自然可以多卖一些钱,何乐而不为?

“小宇,看在咱们的交情上,两千五百块一台机器,你尽管挑,怎样?”

小宇早已对许老板扔了个读心术,对他的心里活动了如指掌,有些故作为难地道,“这旧机器还要这么多钱啊?许老板,你知道,我手下人多,开销也大,这……”

许老板有些急了,他怕自己开价太狠,把对方吓到了,赶紧改口道,“这样吧!小宇,两千块一台,我还送你全套附件包括摄像头,怎样?这可是血本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