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寒夜中的暖流
章节列表
第一百二十四章 寒夜中的暖流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老马是个聪明人,立刻明白了小宇给他枪的用意,这家伙苦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,来到了李七面前,打开手枪的保险,对准了李七的脑袋就是一枪,李七顿时一命呜呼。

小宇坐在当中的那张座椅上,拿出了手机,用录像功能,把这个场景拍摄了下来。

小黑原本一直躺在那里杀猪似的大叫,看到老马一枪打爆李七的头颅,顿时浑身一颤,把嘴巴闭得紧紧的,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。

老马杀了李七,又向小黑走去,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给小宇当卧底,那么知道这件事的人就不能活着,否则自己岂不是危险?

小黑见老马向他走来,立刻慌了,大叫了起来,“马堂主,饶命啊!你放心好了,我保证不会乱说的,我保证!那位大爷,我也愿意投降,百分之百投降!”

老马哪会理会他,抬起手枪刚想扣动扳机,却听小宇在他身后道,“够了,这个人留着,我还有用。”

老马浑身一抖,手指动了动,他很想扣动扳机,不过到底还是忍耐住了,在这一刻,忽然一个念头闪电般地闪过他的脑海。

“自己手里现在有枪,是不是可以……”想到这里,老马的心忽然砰砰跳了起来,他不是个莽撞的人,他需要时间分析其中的利弊。

“别打什么歪主意,想想小娜和你那未出生的儿子,她们现在应该在梧州路32号吧?”小宇的声音慢条斯理地在后面响起。

老马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,“他是怎么知道的?小娜的地址除了自己外只有有限的几人知道,是谁泄露了出去?”

与此同时,他的心里更加感到这个年轻人的莫测高深,他知道小宇功夫很厉害,自己虽然有枪在手,可是却没有把握能够打到对方,还是老老实实按对方说的办,保住自己和小娜的命要紧。

老马再度走回小宇的身边,把手里的手枪递了过去,现在,他已经死心塌地地认命了。

小宇把枪接过来又插回腰里,对老马的态度,小宇很是满意,他之所以留下小黑,就要两人一上一下互相制约,这样一方才不会出岔子。

“你那里有密码卡吧?”小宇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老马神情一变,这种机密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?不过,想起对方神通广大连小娜的住址都一清二楚,当然也可能知道密码卡的事情。

当下不敢撒谎,老老实实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盒,递给了小宇。

小宇一看,果然和上次从王国昌那里得到的那张密码卡相同,便不客气地收入了口袋。

把老马的手机号输入自己的手机,小宇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,向小黑走去。

小黑此时的神经高度紧张,就连腿上的伤也不那么疼了,看到小宇握着三节棍向他走来,脸色顿时有些发绿,赶紧求饶道,“大爷,大爷,你饶了我一条小命,我以后一定给你做牛做马,把你当作我亲爹一样孝敬。”

小宇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,对他道,“问你件事情,是谁让你派人去骚扰老张糕点铺的?”

“老张糕点铺?”小黑脸上一阵茫然,好象并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小宇蹲下身,把三节棍放在了他的肩膀上,脸上再次挂上了一丝冷笑,“你好好想想,你派猪头他们去做的。”

小黑一个激灵,脑子急速转动了起来,过了好一会儿,突然叫道,“我想起来了,这是猪头自己找的生意,好象是田林火锅城的杨老板,春节的时候出了两万块,想让我们帮忙搞垮两家店,一家是一个叫什么辣面馆来着,另外一家就是这个老张糕点铺,那家面馆春节期间没开门,所以猪头他们就先去了老张糕点铺。”

小宇点了点头,这件事情的幕后指使人和他预想中的一般无二,对小黑道,“现在计划有变,目标是田林火锅城,知道了吗?”

小黑一愣,立刻反应过来,象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,“知道,知道,我保证让人一、三、五泼粪,二、四、六砸玻璃,星期天堵着门撒尿,让他趁早关门。”

小宇满意地笑了,站起身来,收起了三节棍,对老马和小黑道,“我现在就要出去了,你们谁送我一程?”

小黑看了看老马,自高奋勇地说道,“我去,外面都是我的人,我去比较方便,这件事情不要让猪头他们知道为好。”

他咬着牙,把插入大腿的那截匕首尖扒了出来,疼得他一哆嗦,这小子从衬衣上撕下一块布条,把伤口勒紧。

其实,他腿上的伤口并不深,只不过是受伤部位距离命根子太过接近,心里压力比较大罢了。

小黑从一名‘飞鹰堂’杀手身上脱下一件风衣,穿在了身上,扣上了风衣扣子,把自己的伤处掩盖住,试了试走路没什么问题,就一瘸一拐地带着小宇来到了门口。

老马则看着地上的三具死尸,一P股坐在了地上,刚才他精神压力太大,现在却要好好静下心来,考虑如何善后了。

嗯,需要编排个故事,让‘飞鹰堂’的人死得合情合理,嗯……‘色鬼刘’那桩事情正好可以利用一下。

小黑打开门,猪头几人立刻凑了过来,笑嘻嘻地问道,“老大,是不是马堂主把那小子大卸八块了?”忽然一眼看到小黑身后的小宇,脸色立刻象死了妈一样难看。

小黑抬手给猪头就是一记耳光,骂道,“妈的,猪头,你胡说八道些什么,你们这么多人呆在这里干嘛?都给我去干活去!”

猪头莫名其妙地吃了一记耳光,觉得自己的老大今天有些反常,看了小宇两眼,这才带着人嘴里咕咕哝哝着向赌场走去。

小黑带着小宇上了楼梯,出了地下室,一直把小宇送到了酒吧门口。

此时,时间已经接近凌晨,外面的马路上行人稀少,夜色重重,小宇向前走了一小段,脱离了路灯的直接照射范围,一个潜行消失在黑暗中。

站在酒吧门口的小黑心头一惊,用力擦了擦眼睛,仍是无法发现小宇的踪影,心中对小宇的畏惧又增添了几分,浑身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,赶紧回身钻进了酒吧大门。

小宇走在寂静的马路上,偶尔有车辆在他身边驶过,白日里繁华喧闹的田林路,现在却显露出了它的另一面,变得好似处子般的安静。

在离开酒吧相当一段距离后,他就把‘潜行’散去了,之所以在小黑面前展露‘潜行’,就是为了再次给他震慑,让他今后不敢轻举妄动。

又过了一个路口,‘小宇小吃店’的招牌已经遥遥在望了,忽然,小宇发现,在马路的斜对面,一个女孩子正站在路灯下,向自己这个方向张望。

在萧瑟的寒风中,她的上身仅仅穿着一件短小的上衣,下身却是一条超短裙,在风中瑟瑟发抖。

“啊?是她!”小宇的心猛地一抖,她怎么在这里等自己?不是说好让她去店里等的吗?

从她离开店里,到现在足有两个小时的功夫,难道,她就一直站在这里?

虽然已经过了春节,但是上海的冬天仍旧没有过去,夜里更是冷得可怕,她穿得这样少,肯定会冻出病来。

想到这里,小宇立刻加快了脚步向朱晓红的方向跑去。

朱晓红显然也看到了小宇,欣喜地向他招手,也向小宇的方向跑来,可是没跑几步,可能是腿脚冻僵了的关系,一下子摔倒在地上。

小宇心中一急,飞快地穿过马路,来到朱晓红的身边,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,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冰凉,好象一块寒冰,没有一丝热气。

小宇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,罩在了朱晓红的身上,却发现她的一双眼睛在路灯下闪闪发光,眼中满是喜悦。

“小宇,能看见你,我真的很高兴,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!”朱晓红的声音哽咽着,双手张开,猛地把小宇抱住,脸颊紧紧贴在小宇的脖颈处。

小宇只觉得她的脸颊冰凉滑腻,贴在自己的脖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忽然两滴热热的液体滴在了自己的脖子里,心头一惊,她哭了?

两人站了一会儿,小宇拍了拍朱晓红的后背,轻声道,“晓红姐,这里太冷了,我们还是先去店里吧!”

朱晓红点了点头,却为难地道,“我的腿冻僵了,走不了了。”

小宇想了想,俯下身去,左手操起了她的腿弯,将她拦腰抱了起来。

朱晓红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丝嫣红,从小到大,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抱着,偏偏自己今晚出来的匆忙,没有来得及换自己的衣服,现在还是店里上班时穿的啤酒小姐装束。

这套衣服露在外面的地方太多,当初领到衣服时,她还犹豫过一阵,是否要穿这种衣服,可是为了给小娴挣学费,她还是咬着牙穿上了。

现在,小宇的手抱着自己的腿弯,自己的身子完全被他抱在了怀里,即使小宇的年纪比她小,自己是他的姐姐,朱晓红也是感到一丝羞涩。

他手上的暖意通过两人接触的肌肤,一波波地传递进自己的身体里,虽然无法让朱晓红被冻僵的双腿立刻恢复知觉,但是这股暖意却一直传递到了朱晓红的心里。

今天,如果没有他,自己就会被那个恶心的胖子侮辱了,当他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一刻,自己就好象第二次获得了生命一般的惊喜。

想到这里,朱晓红忍不住又想起了在贵宾区发生的令她一生难忘的场景,不由地把搂住小宇脖颈的胳膊又紧了紧。

寒风仍旧在肆虐,可是朱晓红却觉得自己现在并不冷了,小宇的怀中仿佛是个温暖的港湾,可以遮蔽一切风雨,她希望这段路永远没有尽头才好。



--

下一更-明早八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