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刚诀
章节列表
第一百四十九章 金刚诀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陈宏,象你这种人渣不早死才是稀奇事,我真后悔当初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!”

唐义有些气急攻心,胸脯剧烈地起伏着,他早年一共收了两个徒弟,大徒弟先入门两年,本性忠厚朴实,而小徒弟陈宏则天赋聪明,虽然入门晚,但进境极快,论本事倒是比大徒弟还强些。

‘金刚门’有一本世代相传的内功修炼秘籍-‘金刚决’,分上下两篇,只有掌门人才可以修习。

唐义把‘金刚决’的上篇传给了大徒弟,虽然他知道二徒弟的资质更好些,但是他更看重大徒弟的忠厚稳重。

‘金刚决’虽然在江湖上并不属于一等一的内功心法,但是却刚猛无比,一旦修习,配合本门的‘金刚拳’,招式的威力可以增加十倍以上,如果被心性不良的人学去,岂不是成了江湖上的祸害?

现在这个年代,仍然能残存在世间的内功心法实在是太少了,就是那些名声响亮的大门派也不一定能保留有一份。

所以,唐义对这份‘金刚决’极为看重,授徒的时候,更是极为谨慎。

岂不知,陈宏得知师父把‘金刚决’传给了师兄后,暗暗地怀恨在心。

有一次大师兄感冒发烧卧床不起,唐义正好有事外出,陈虹就在熬的鸡汤里混入了大剂量的‘毒鼠强’,大师兄服用后,立刻绝气身亡。

陈宏从大师兄身上搜出了‘金刚决’后,害怕师父发现,立刻逃之夭夭,走时,还去唐义的房间里仔细搜了一遍,把‘金刚门’的镇门之宝-‘金丝手套’给顺手偷了去。

唐义回来后看到如此情景,不由地急怒攻心,一病不起,躺了两个月才有所好转,就此之后,就把‘金刚门’关了,再也不收徒弟。

从公安局传来的消息,这陈宏出去后,仗着本领高强,屡做大案,杀人如麻,唐义真是又悔又气,恨自己当时瞎了眼珠,收了这么一个畜生!

当一年前从电视里看到,陈宏在公安局的一次围捕行动中落网,被法院宣判死刑的时候,唐义这才松了口气,重新开始开门收徒。

没想到,今天,这个陈宏居然毫发无损地找上了门来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

唐义脑中思绪纷乱,而那边陈宏却嘿嘿冷笑了起来,“唐义,你这个做师父的厚此薄彼,根本就不配做我陈宏的师父,我这次来,是向你要一件东西,‘金刚诀’是不是还有一本下篇?你现在交给我,我留你一条老命,如果你不交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唐义气得几乎眼眶流血,他呸了一声,口中骂道,“你做梦!”

身形一晃,一拳向陈宏的面门击了过去,拳上猛地蓬起了一抹金光,赫然用上了‘金刚诀’的内功心法。

陈宏嘴边挂上了一丝狞笑,他也是一拳击出,拳上同样爆出一抹金光,只是他的金光似乎比唐义的还要耀眼几分。

两拳相交,空旷的大院内爆发出一声闷响,一股无形的气浪以两只拳头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去。

唐义听到自己手臂‘咔嚓’一声,一股痛彻心肺的剧痛从小臂上传来,陈宏这一拳,居然把他的小臂震得骨折了。

“这怎么可能??!!”唐义惊骇莫名,不由地后退了几步,望着陈宏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充其量他才练了十年‘金刚诀’,而自己却足足练了四十年,难道他目前的内功修炼水平,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?

“哼哼,老不死的,我从去年开始就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层了,没想到,你还停留在第三层的境界,真是愚笨之极,快点把下篇交出来,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!”

陈宏一步步向唐义走去,他故意放慢了脚步,就是要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,乖乖地交出‘金刚诀’。

唐义脸色铁青,他心里也暗暗佩服陈宏的天份,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‘金刚诀’修炼到了第四层,怪不得他急着向自己讨要下篇的秘籍,没有了‘金刚诀’的下篇,凭他手里的上篇记载的内功心法,他最多只能修炼到第五层就到头了。

嘴里冷哼一声,唐义面带不屑地看着陈宏,“陈宏,就算你把我打死,你也得不到内功心法!”

陈宏脸色一变,欺身上前,对着唐义的面门就是一掌,唐义侧身一闪,却没想到陈宏这一掌是虚招,一个旋身,一记手肘击在了唐义的胸膛之上。

‘砰’地一声。

唐义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,胸口处好似被一柄大锤击中,噔噔噔退了几步,一P股坐在了地上,嗓子眼一甜,一口鲜血涌了出来,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,神情顿时萎顿了几分。

他知道,陈宏这一肘并没有用上‘金刚诀’内力,否则,自己此时就没有命在了。

“师父!师父!”

那五名弟子见到师父受伤,都不顾自身的伤痛,扑到了唐义的身边,把唐义牢牢护住。

“都他妈的给我让开!”

陈宏的脸上露出了好似野狼般的凶光,大步走上前去,手中金光一闪,一掌拍在挡在最前面的一人的头顶。

这一招疾如闪电,那人根本无法躲闪,被陈宏一掌正正拍中天灵盖,立刻七窍流血,倒了下去,眼见不活了。

“李强!”

众人一阵惊呼,陈宏这一掌用上了‘金刚诀’内力,一掌就把李强活活劈死。

虽然看到同伴惨死,但是,这几个弟子仍是丝毫没有退缩,依旧把唐义护在了中间。

“找死!”

陈宏眼中凶光再涨,手掌翻动,金光连闪,每一掌都正中挡路之人的天灵盖,这些弟子虽然知道必死,却也慷慨赴义,没有半点犹豫。

转眼间,五具尸体倒在了唐义的周围。

看着五个徒弟的尸体,唐义老泪纵横,都是自己害了他们,如果不是自己,他们也不会死。

陈宏一把把唐义从地上拎了起来,这家伙力道惊人,一只手就可以支持一个人的重量。

“说!‘金刚诀’下篇在哪里?”陈宏的双眼充满了血光,刚才一连杀了五人,更是激发了他的凶性,他觉得自己的心中杀意翻涌,一股难以遏制的杀戮快感直接升腾至脑部。

唐义此时已经完全把生死置之度外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绝对不能把‘金刚诀’的下篇交给这个畜生,运上内力,一口混着鲜血的唾沫伴随着金光,喷向陈宏的面门。

陈宏措不及防,只好把脸一侧,避开了眼睛,只觉得脸颊上火烧火燎似的疼痛,用手一抹,居然满手鲜血。

“老东西!”陈宏怒骂一声,举起右掌,一蓬金光冒出,就要下杀手,可是想到这‘金刚诀’的下篇还要着落在唐义的身上,只好硬生生忍住怒气,收回了手掌,把唐义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唐义哈哈大笑,刚才出其不意,总算让对方受了些小伤,但是他知道,下一次他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陈宏把唐义的身上搜了一遍,却一无所获,看着地上的唐义,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,这老家伙十足是块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看来要想从他口中得知‘金刚诀’下篇的下落,还需要另想办法才是。

“宏哥,我在房里抓到了一个小崽子!从照片上看,应该是老家伙的孙子!”王顺和那个‘病秧子’从屋里走了出来,王顺的手里还提着一个两岁的小男孩。

原来,陈宏和唐义动手的时候,这两人早就跑到屋子里大搜一番去了。

这个小男孩长得胖乎乎的,十分可爱,正睁着两只睡眼惺忪的大眼睛,四下地看着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看到他爷爷满嘴鲜血地倒在地上,以及满院子的尸体,小男孩嘴唇一扁,就要哭出声来。

王顺早已料到小男孩会来这一手,另外一只手中早就握着两只袜子,团成一团塞进了小男孩的嘴里。

陈宏眼睛一亮,把小男孩提了过来,对唐义道,“老家伙,你说不说?你要是不说,我就把这小崽子掐死!”

唐义看到王顺把小男孩,从房里提了出来,早已目眶欲裂,他的儿子媳妇都在外地做生意,把孩子放在他这里照看,这个小孩正是他的孙子小宝。

看到小男孩被袜子憋得面红耳赤的模样,唐义气愤之余,不由地一阵心疼,他老唐家只有这么一根苗,他死了倒不要紧,可是小宝死了,他怎么向儿子媳妇交待啊!

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唐义觉得,还是人命比秘籍重要,一狠心,对陈宏道,“陈宏,我给你秘籍,不过,你要保证我们祖孙两人的安全!”

陈宏一喜,“没问题,快点把秘籍拿出来吧!”

唐义摇头道,“这还不行,我要你发毒誓!”

陈宏脸上杀气一闪即逝,狞笑着道,“好!如果我陈宏拿了秘籍后,杀了你和你孙子,让我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

唐义长出了一口气,对陈宏道,“秘籍在电视机的后盖箱内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唐义象泄了气的皮球一般,坐在地上,不说话了。

看着五个徒弟的尸体,心里只想抽自己几百个耳光,为了自己的孙子,他可以交出秘籍,可是这五个徒弟不就是白死了吗?

听了唐义的话,陈宏对王顺一使眼色,王顺立刻会意,再度跑进屋里,立刻听到‘砰’地一声大响,不多时,王顺喜滋滋地从里屋跑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本薄薄的小册子,看来,这就是那本‘金刚诀’的下篇秘籍了。

陈宏把手中的小孩放下,从王顺手中接过秘籍,一页页地翻看起来,不一会儿,合上秘籍,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秘籍放进了怀内。

唐义趁机把小宝搂在怀内,对陈宏道,“陈宏,秘籍你拿到了,你可要说话算话!”

陈宏忽然无声地笑了起来,他的半边脸上都是血渍,说不出的狰狞可怕,“你相信我的话吗?连我都不相信我的话,我跟你说,象我这种恶人,连天雷都不敢劈的!”

陈虹右掌一翻,一道金光亮起,一掌就拍在唐义的天灵盖上。

唐义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他没想到,世间居然还有这种无信无义,无耻之极的恶徒,用最后的余力看了看怀里的小宝,七窍之中渐渐地渗出了鲜血,缓缓地倒在了地上。

小宝嘴里的袜子已经被唐义取出,看到爷爷的惨状,他‘哇’地一下哭出声来,陈宏俯下身去,一把抓住小宝的衣领,把他提了起来,用足力气把他向院墙上掼去。

小宝的脑袋和院墙上的青砖剧烈撞击,顿时脑浆迸裂,尸体落在了墙角处。

看着陈宏的毒辣手段,王顺和‘病秧子’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一次他们总算见识了陈宏的心狠手辣,他们虽然也没少杀人,但是事后都有些心虚和后怕。

哪象‘毒狼’陈宏这般,仿佛杀神附体似的,出手毫无顾虑,举手就是一条人命?

“我们走吧!”陈宏淡淡地扫视了二人一眼,仿佛看出了他们心中所想。

二人心头一凛,不敢直视他的目光,把头一低,向院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