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五章 审讯室
章节列表
第四十五章 审讯室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小宇大感惊讶,这读心术自己施展了不少次,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,自己竟然探测不到他的脑电波!
“不,不可能!”小宇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,只要是活人就会有脑电波,只要有脑电波自己就可以探测到,甚至是在做梦的时候。
出现目前这种情况只能有两个解释,一个是死人,另外一个解释,是这个王警官身上带有某种特殊物品,完全覆盖了他的脑电波,让自己的侦测无功而返。
小宇当然不相信这个王警官是个活死人,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另一个解释了。
会是什么东西可以达到如此神奇的效果?小宇相信,这种东西肯定会对自己的定力有所助益。
十分钟后,警车抵达了目的地。
小宇留意了一下门口挂着的牌子‘上海市公安局虹桥分局’。
今天是星期六,警局里的人并不多,王警官人缘很广,几乎每一个遇到的人都认识他,他也热情地和那些人打着招呼。
两人一直把小宇带到了一间小房间里,王警官好象想起来什么似的,对小吴道,“小吴,胡局长要的那个案例你打印好没有?”
“案例?老王,胡局长没和我说起过这件事啊?”小吴满头雾水。
“哎呀!”王警官拍了拍脑袋,脸上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那是昨天胡局长给我布置的任务,材料我都找出來了,就在我桌子上,我打字慢,本来想今天交给你打印的。”
“上午事情多,忙起来我给忘了,小吴,这份材料胡局长周一要用,他要的很急,我想还是早点交给他好,这样好了,你现在就去打印,到时候,给胡局长的时候,就算是我们两个准备的,行不?”
小吴乐了,这敢情好,自己只不过是打几个字而已,就能够让胡局长记住自己的名字,自然是求之不得,正想去办公室打印文件,却看到了旁边的小宇,小吴的脚步又站住了,“老王,他怎么办?口供还没录呢!”
王警官挥了挥手道,“你忙去吧,我给他录口供就可以了!”
“可是,规章制度上规定,录口供必须是两个人的。”小吴还在犹豫。
王警官笑了笑,“小吴啊,你还是新人,这规章制度也有变通的时候嘛!你放心好了,我也不是第一次单独录口供了,去打印文件吧,胡局长的事情可马虎不得。”
小吴心头一凛,这胡局长是分局里的一把手,自己以后晋升可全凭他的一句话,如果得罪了他,自己的警察生涯恐怕要提前结束了,当下不敢怠慢,转身出了小房间,向办公室走去。
王警官慢慢把门关上,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阴笑,他走到小宇的对面坐下。
小宇的眼睛却被他左手小指上的一枚玉戒吸引了,这是枚看上去十分古旧的戒指,玉的颜色呈深青色,戒面很光滑,并没有雕刻什么图案。
“是它!一定是它!”小宇几乎肯定,就是这枚玉戒阻断了自己的探测,这枚玉戒肯定是个好东西,怎么会跑到这个王警官手上了呢?
“姓名?”对面的王警官开始审讯了。
“张晓宇。”
“年龄?”
“17岁。”
“性别?”
“男。”
“你为什么要殴打那四个人?”
小宇看了王警官一眼,“他们是黑社会,来市场里收保护费的,打伤了我的干爹,所以我才找他们理论,而且是他们先动了手,我是正当防卫。”
“胡说!”王警官从包里取出三节棍拍在桌子上,“分明是你持械行凶,还诬陷别人是黑社会?人证物证俱在,我告诉你张晓宇,诬陷别人可是罪加一等!”
小宇看着王警官稍微有些发福的脸庞,心里却是一片雪亮,这王警官开口就往自己身上栽赃,变成了自己主动伤人,可见,他和那几个小子分明是串通好了来对付自己。
和这种人没什么话好说,小宇把眼一闭,当他不存在。
王警官看小宇这个样子,冷哼一声,在纸上刷刷刷写了一会,把纸放在小宇的面前,“行了,口供就问到这里,签字吧!”
小宇心说,你都问了什么了就叫我签字?
睁眼看去,只见除了日期,姓名等信息外,在那张纸的最下面写着,“嫌犯张晓宇在美兰集贸市场持械伤人,造成三人轻伤,一人重伤,张晓宇对伤人行为供认不讳。 审讯人:王国昌”
“这上面没有前因后果,歪曲了事实,我不能签!”小宇断然拒绝。
王警官看了小宇一眼,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,“哼!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小宇一愣,心想:难道他还敢在这里动手不成?
却没想王警官的话音刚落,右手一下子握住了桌上那条三节棍,三节棍身并在一起,猛地戳向小宇的肩膀。
小宇没有防备,被他结结实实地戳在了肩窝处,一股痛彻心扉的感觉从被戳中处传来。
“提示,受到攻击,生命值-30!肩部关节受创,右臂活动能力下降30%!”
“你!你敢滥用私刑?”小宇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对王警官怒目而视。
王警官嘿嘿一阵冷笑,“滥用私刑?我让你看看,什么叫滥用私刑!”
‘哗啦!’
王警官把精钢打造的三节棍抖了开来,横着向小宇抡去。
小宇双手被铐,行动不便,加上屋子里的空间实在太小,躲避不开,只能用背部硬接这一棍。
三节棍重重地抽在小宇的后背上,小宇口中发出一声闷哼,这一下也挨的不轻,生命值-45!
幸好现在已经是快到冬天了,小宇穿的衣服比较厚,如果换作夏天,这一下就得吐血!
“小子,知道疼了吧?给我乖乖签字!省得皮肉受苦!”王警官嘴角再次浮现出一丝阴笑,他下手很注意分寸,避开了致命部位,却令对方痛苦不堪。
小宇死死地盯着王警官的脸,一字一句道,“我、会、记、住、你、的!”
王警官给他看得有些发毛,一股火腾地起来了,当下也顾不上许多,抡起三节棍劈头盖脸地向小宇身上打去,嘴里骂道,“他妈的,你小子还敢威胁警察,看我打不死你!”
“夺命剪刀脚!”小宇腾身而起,双腿飞出夹向王警官的头颈。
可惜,因为双手被铐,无法掌握平衡,这招攻击技只发挥了40%的功力,被王警官一三节棍抡在小宇的右腿上,把他从空中打了下来。
王警官狞笑道,“小子,看不出,你还会两下子!居然敢主动袭警,这还得了?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!”
王警官挥动三节棍使足了劲,再次攻向小宇。
小宇在小屋内,尽力躲闪,可惜空间实在太小,十下中起码挨了八下,只好尽量不让三节棍落在自己的头部要害,也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棍,小宇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,但是他却忍住了没有叫一声。
在他的心中,叫喊就意味着向王警官示弱,再说这个房间肯定有隔音设备,就是大声叫喊也不管用。
“提示,生命值低于40%,危险!”
小宇靠着桌子,嗓子眼一甜,一口血涌了上来,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。
王警官经过这一轮发泄,总算是住手了,这家伙人到中年,体力也没有以前好了,稍微运动了一下居然有些喘。
“你签不签字?!!!”王警官把那张纸拍在小宇面前。
“呸!”小宇毫不示弱,喷了一口血水在上面。
王警官真是拿小宇没办法了,这种事情他以前没少干,犯人口再硬,也抵不过他一顿打,好汉不吃眼前亏嘛!可是眼前这个小子,却是块滚刀肉,软硬不吃。
如果再打下去,恐怕会出人命了。
正在这时,审讯室的门铃响了。
王警官一愣,门外的指示牌上明明写着‘审讯进行中,请勿打扰’,怎么还会有人按门铃?
他人很精明,把三节棍藏在了桌子底下,这才起身去开门。
出现在门外的,是一个佩戴着高阶警衔的中年警察,他大约四十岁左右的样子,额头很宽,鼻子很挺,眼睛很亮,精气神十足,一看就是非同寻常之辈。
“唉呦,是冯头儿啊!您今天不是休息吗?怎么到警局来了?”王警官一见来人,立刻脸上堆满了谄笑。
“老王,是你啊,我今天要赶一个文件,在家里静不下心,就到局里来了,看到审讯室的灯亮着,就进来看看,怎么?是什么案子?”‘冯头儿’走进屋来,看到桌上摆着的那张染着鲜血的记录纸,不由地眉头一皱。
王警官心头一跳,刚才怎么忘了把这张纸收起来?
‘冯头儿’打量着趴在桌子上的小宇,觉得这个瘦弱男孩越看越眼熟,忍不住叫了出來,“咦,你不是上次那个抓贼的小伙子吗?叫什么张……张什么宇的?”
小宇本来趴在桌子上,想尽量恢复一下生命值,却听到这个新进来的警察好象认识自己,挣扎着抬起头来,向他看去,立刻把他认了出來,虚弱地答道,“您是冯警官吧?我叫张晓宇!”
“对!对!对!”‘冯头儿’一拍脑袋,指着小宇道,“张晓宇!怎么了?又打架了?怎么会伤成这样?”
王警官此时却是心里咯噔一声,看样子这‘冯头儿’和这个叫张晓宇的认识,‘冯头儿’可是局里刑侦队新任的队长,虽然自己不归他那条线管,但是人家到底是局里的高阶警官之一,和局长的关系却不是自己能比的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殴打犯人,自己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?
---
求收藏、点击和鲜花,多多益善啊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