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二章 天生丽质
章节列表
第四十二章 天生丽质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朱晓红的穿着很是休闲,宽松的白色外套,加上条牛仔裤,脚上则是一双阿迪达斯的运动鞋,丰满的臀部被牛仔裤绷得紧紧的,形成一个令人心动的弧度,她的脸上画着浅浅的淡妆,比那天在办公室里见到她的时候,多了一份青春的活力。
她两手拎着三个大马甲袋的蔬菜,看到小宇脸上挂着惊讶,“呀,是小宇啊,我昨天中午还在你那个店里吃的面条,挺不错的。”
“是吗?过几天我给你张优惠卡,以后去我店里消费,一律六折!对了,朱小姐,你怎么到这里来买菜了?”小宇打量了一下她手中的马甲袋,三个袋子都塞得满满的,好象很沉的样子。
朱晓红吃力地想把三个马甲袋都集中到一只手上,小宇看她的手被马甲袋勒得发白,伸手从她手里接过两个马甲袋。
朱晓红好似轻松了不少,对小宇莞尔一笑,轻声道了声谢,然后用空着的一只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递给小宇,“我刚新换了家公司,喏,这是我的名片,我家就在这附近,要不要去坐坐?”
“新换了公司?”小宇把两只马甲袋交到一只手上,接过了朱晓红的名片。
名片上端端正正印着几行字,‘致远房产中介有限公司,朱晓红,业务经理’。
“嚯,朱小姐,你现在是经理了啊?”小宇有些惊讶。
朱晓红苦笑了一下,“公司里一共就两个人,除了总经理外,我是最大也是最小的官,对了,总经理你认识,就是原来福茂的秦经理。”
“怎么?秦经理不在福茂做了?”小宇一皱眉。这秦经理莫非还是出了什么事情?
“嗯,一个星期前就辞职了,新来的董事长难伺候,让查了两次秦经理的帐,没查到什么,这董事长就派了一个副经理过来,这个副经理不懂业务,却三天两头挑秦经理的刺。”
“秦经理把事情上报给董事长,董事长却偏向副经理,把秦经理给数落了一顿,秦经理一气之下,卖了自己的股份,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单干了。”朱晓红觉得拎着一个马甲袋手还是勒得慌,从口袋里掏出块手帕垫在手上,这才觉得好受了许多。
“原来是这样啊!那么原来公司里的人都不愿意跳槽到秦经理公司吗?”
朱晓红叹了口气道,“唉,一来,秦经理公司刚成立,规模还不大,养不起许多人,二来,那些人知道收购福茂的是徐汇区有数的房产大亨金盛集团,靠着大树好乘凉,怕到了新公司后,收入还不如原来的,就不想动了。”
“那你怎么就跳槽过去了?”小宇有些佩服地看着朱晓红,没想到这个女孩子还有些常人没有的骨气。
“我?”朱晓红笑了笑,笑容中有些苦涩,“我是被逼的。”
“被逼的?”小宇有些诧异。
“一个星期前,那个新任的经理传话给我,要我晚上去陪董事长的儿子吃饭,说是董事长的儿子看上了我,如果我满足他的要求,和他睡一觉,那么就给我个副经理做做,如果我不干,那么就卷铺盖走人。”
“我没有选择,只好走人,好在秦经理新开了公司,正好缺人手,我就到他那里去了。”
小宇听了不由地暗骂了一声,“这王涛简直是个畜生!看来揍他一顿还算轻的,应该让陈波他们卸下他一个零件。”
两人在集贸市场门口聊了一会儿,小宇见朱晓红拎三个马甲袋有些吃力,便自告奋勇送她回家,反正她说住的不远,那就等送她回家后,再去看老张头。
朱晓红一来东西实在是太重,二来之前也说了请小宇去坐坐,也就不推辞,让小宇拎了两个马甲袋,带着小宇向小区大门走去。
“咦,朱小姐,你也住在这里?”小宇看朱晓红径自向对面小区大门走去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“怎么?莫非你也住在这里?”朱晓红回过头来,美目中带着一丝惊讶。
“这里是我干爹的家,我原来也住在这里的,新店开张后我就住店里了。”
两人一路聊着,沿着小区内的小径向里面走去,小宇越走越惊讶,这分明就是去老张头家的路嘛!
小宇想开口问朱晓红是否和夏晓娴认识,但是想到自己和夏晓娴也不过是见了两面而已,万一她问自己和夏晓娴是什么关系,自己却也想不出答案,便忍住了没问。
眼看这朱晓红走进了老张头住的居民楼,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,小宇终于忍不住问道,“朱小姐,你不会是住在303吧?”
“咦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朱晓红一惊,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。
小宇正在闷头往上走,不提防前面的朱晓红忽然站住了,脑袋正好抵触在她的臀部上,一股柔软且有弹性的感觉从头顶传来。
小宇立刻发觉自己的头部顶到了什么部位,顿时一股令他浑身酥麻的奇异感觉从心底里扩散开来。
“注意,定力值小于50!速度下降5%!反应力下降5%!请速稳定心神!速度下降10%!反应力下降10%!力量下降5%!蓝色警报,蓝色警报!”
“呀~~”朱晓红呆住了,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,脸上顿时飞红一片,女孩子的臀部怎么能随便乱碰,而且是被人用头顶了一下,这真是太过尴尬。
不过,好在她平时的工作就是和人打交道,识人的本事也非同一般,小宇是什么人她很清楚,分明就是一个还未识男女之事的毛头小子,这只是个意外而已,他绝对不会故意轻薄自己的,但是自己这哑巴亏却是吃定了。
“朱……朱小姐,对不起,我没注意到……”小宇这次倒是很快收敛住了心神,老张头的那块家传宝玉起了关键的作用,小宇清晰地感到一股清凉之气从脖中的‘清灵玉佩’中传来,借助这清凉之气的能量,小宇仅用了比以前一半的时间就控制住了局势,消除了蓝色警报。
朱晓红转过身来,故作不介意道,“小宇,这不怪你,是我不好,走路突然停了下来,哦,对了,小宇,下次别叫我朱小姐,听起来怪生分的,我大了你几岁,以后就叫我晓红姐好了。”
小宇本来心情忐忑,撞了她之后,一直在观察她的神情,看到她并未发怒,这才放下心来。
两人被这件事情一打岔,朱晓红却忘了继续追问小宇,为什么知道自己家里的门牌号码这件事情,两人走到三楼,朱晓红掏出钥匙,打开303的大门。
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“姐,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?”
小宇一愣,这声音赫然是夏晓娴,看来自己之前猜测的没错,这朱晓红和夏晓娴的的确确是两姐妹,大概是一个姓了父亲的姓,一个姓了母亲的姓吧?
一个长发美女出现在小宇面前,不是夏晓娴是谁?
她今天穿了一件带小花的浅蓝色长袖衬衫,下身是条宽松的白色休闲裤,长发自然地夹在耳后,披散在胸前,一副居家女孩的打扮。
和朱晓红相比,她好似一朵纯洁的百合,整个人身上都透着股空灵之气。而朱晓红,则仿佛是一朵盛开的牡丹,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妩媚之美。
那么秦露露呢?小宇不知道自己此时脑子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小妮子的名字,想起她那张扬的个性,十成十是朵带刺的玫瑰。
“咦,张晓宇,怎么是你?”夏晓娴的眼中带着惊喜,她没有想到,这个帮自己夺回包包的男孩子居然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“小娴,你们认识?”朱晓红看了看二人的表情,忽然响起小宇上楼前说的话。
夏晓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,“嗯!姐,我上次不是回家的时候遇到了抢包贼嘛?就是他帮我追回了包包!”
朱晓红恍然大悟,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小宇,这可要多谢你了,那天之后,我还专门去过几次楼上,想去谢谢你和大伯,却都没有找到人。”
“小事而已,用不着谢的。”小宇心想,我和老张头每天早出晚归的,你能找到人才怪。
姐妹两人把小宇让进了屋,小宇帮她们把菜放进了厨房,来到客厅打量起房间来。
两姐妹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面积比老张头那套两室一厅要小的多,客厅里的陈设很是简单,一张双人沙发,一个茶几,一台19寸的电视,还有一个大书桌,这几样东西就把客厅塞的满满的。
大书桌上摆的都是书,这里可能就是夏晓娴学习的地方了。
上次听夏晓娴说,她姐姐高中毕业就找工作养家,姐妹俩相依为命,看来日子是过得清苦了些。
“夏晓娴,最近怎样,你的脚好了没有?”小宇在沙发上坐下,关心地问道。
夏晓娴从厨房拿来几个她姐姐刚买的桔子,一边剥桔子皮一边苦着脸道,“还没好呢,前一阵子觉得疼得厉害,姐姐陪我去医院看了一次,医生说是轻微骨裂,要在家好好休养,我都快一个月没去上学了,唉,现在正是关键时期,还有几个月就要考大学了,耽误了这么多的学业,我都愁死了。”
“哦?伤得这么厉害?”小宇这才想起自那天在楼下遇见夏晓娴后,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她,原来是在家养病。
夏晓娴剥好了桔子,递给小宇,“多亏了姐姐每天给我熬骨头汤补身体,我的脚已经好多了,下星期就可以上学了,其他的课还好办,只是这数学我实在是没那个天赋,好多问题都不懂呢。”
小宇接过桔子,掰了一瓣塞入嘴里,味道很甜,对她道,“我的数学成绩还不错,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学校,但是课本是一样的,学习的内容都差不多,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给你补习一下,要不了多少时间的。”
“那敢情好!我今天就有时间啊,张晓宇要不你现在就给我补习一下好吗?我自己看了一个月的书,脑袋都看晕了,有好多问题要问呢!”夏晓娴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。
此时,朱晓红也从厨房里走了出來,她的腰间围了条围裙,对小宇道,“是啊,小宇,帮我们家小娴复习一下,今天你就在我这里吃午饭吧,那次你帮晓娴抢回了包,我们还没好好谢你呢!”
小宇熬不过俩姐妹相劝,心想现在老张头的包子铺正忙着,自己过去他也没时间和自己说话,况且,他也很想帮这俩姐妹一把,便答应留下帮小娴复习功课了。
俩姐妹听小宇愿意留下,自然欢喜得紧,朱晓红赶紧去厨房准备午饭,夏晓娴则找出课本,搬了两把椅子放在了书桌前,正儿八经地准备听课了。
小宇在夏晓娴身边坐下,鼻中立刻嗅到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,忍不住深吸了一口道,“夏晓娴,你擦的是什么香水?真好闻。”
夏晓娴一怔,脸颊却是红了,细声道,“我不擦香水的,那是人家身体自然的味道,姐姐也有的,不过,我的味道要浓些。”
小宇也是一呆,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,这姐妹俩敢情是天生丽质,居然散发自然的香气,自己刚才的这个问题真是蠢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