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章 练歌
章节列表
第四十章 练歌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这几天,小宇比以前更忙碌了。
‘早点系列’经过周密的筹备,在星期四一举推出,果然不出小宇预料,大受客人的好评,在这田林路上,还真缺这么一家出售上海传统早点的店铺。
经过小刀的改进,小宇店铺里的早点,无论在卖相、吃口上,都比那些小摊贩的早点要好太多,而且在价格上秉承了小宇一贯的薄利多销的原则,很是实惠。
一天算下来,这早点系列的收入几乎和辣酱面的收入持平,这无疑令小宇的底气更足了些。
令小宇意外的是,一向游手好闲的小美居然主动承担了卖豆浆的任务,而且还做得有模有样,高兴之余,小宇大方地给了她每月六百元的工资,并把周欣、陶虹和大牛的工资调整到了一千元。
周欣几人自然是欢喜得紧,这工资水平,已经比在厂里做工要多出不少。
而做为业务骨干小刀,小宇更是舍得花本钱,把小刀的工资调整为两千元,虽然比不上他在五星级酒店的工资水平,却也令他心生感动,自己才刚来几天啊?工资就翻了一倍,这小宇别看年纪小,出手可真够大方的。
小宇此时却在为慈善义演的事情发愁,‘早点系列’推出后,店铺渐渐上了正规,自己也轻松了起来,只是这慈善义演却令他伤透了脑筋。
当初和王涛定下了赌约,自己到时候要男扮女装上台表演,到现在为止,离义演还有两个多星期,眼见这日期日益临近,自己却没有丝毫头绪,这可怎生是好?
秦露露最近也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,小宇问她,她又不说,小宇不好意思用读心术去人家女孩子的心思,也只好随她了。
而那王涛这几天却又请了病假,小宇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,暗地里偷偷乐了好几回。
星期五的晚上。
小宇照例去‘福临网吧’上网,他现在手里有了些钱,准备过些日子去买台电脑,再申请个上网账户,省得老是闷在网吧里吸二手烟。
照例,小宇登陆了新浪的新闻网站,看看今天有什么新闻,一条新刷出亮红字的新闻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“李玉刚悉尼演唱会获得巨大成功……”
“李玉刚?”小宇觉得这个名字很是熟悉,仔细一想,立刻想起是那天自己和王涛打赌后,秦露露向自己提起过的一位歌星,好象是因为男扮女装参加歌唱比赛而一举成名。
小宇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了‘李玉刚’三个字,成千上万条信息顿时跳了出來。
读了两条信息,看了三段视频,小宇心中不由得对李玉刚其人佩服得五体投地,
瞧人家这身段,这歌喉,不出名也难啊?如果要自己去学这李玉刚,小宇还真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,既然和王涛那个贱人立下了赌约,好歹也要让这小子出次血!拼了!
再次看了几段视频,两个声音令小宇欣喜。
“学会歌唱技能,种类――通俗,等级:初级,熟练度:1%。”
“学会假声唱法,等级:初级,熟练度1%。”
有了这两条,小宇心里就有底了,在网吧里唱歌并不是新鲜事,那些上视频网站的哥们姐们,时不时会站起来唱首歌,跳支舞什么的,还有一次深夜,小宇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,居然在摄像头前表演脱衣舞。
人家跳脱衣舞都不害臊,我学女人唱歌害臊什么?
小宇自我安慰了一番,在网上查到了一首李玉刚的新歌‘新贵妃醉酒’上,在网上查到了歌词,又下载了一个卡拉OK软件,把这首歌的MTV拷贝了过去,万事俱备,就欠熟练度了!
小宇环顾了四周,发现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,有打游戏的,有聊QQ的,有看电影的,没人注意到自己,行了!开唱!
“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,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,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,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……”
小宇发现,唱好这歌的假声部分并不容易,不是气不够,就是声音太尖,过于刺耳,刚练了几遍,小宇感到有些不对,抬头看去,发现七、八只可乐瓶向自己这边飞来。
“死人妖!刚才是谁在那里鬼叫!叫得老子手脚发麻,被BOSS砍了,掉了一级!”
“就是!害得我的装备都掉了!”
“是谁?站出來!”
七、八个游戏老鸟站了起来,愤愤然向小宇这边看去,这几个人正在组队打BOSS,受到小宇魔音催脑,来了个团灭,集体掉了一级。
小宇吐了吐舌头,赶紧把身体躲在显示器后面,幸亏这几个人是坐在前面的,没有看清后面的状况,否则肯定会找自己来真人PK。
前台的小妹看到这里出了状况,赶紧过来查看,了解了情况后,好言劝慰了这几人一番,这些人并不知道刚才是小宇在唱歌,看到没人站出來搭茬,只好吃了个哑巴亏,愤愤不平地坐下,继续玩游戏。
小宇却再也不敢练唱了,不是他怕惹事,而是没有必要和这几个人打上一架,这件事情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不对。
看来,上来就练假声,实在是太难了,还是先把歌唱技能练到中级,然后再练假声,也许会容易些。
小宇又下载了不少MTV,拷贝进那个软件,闷头练了起来。
这次虽然唱的也难听,但是一来小宇压低了声音,二来是用了男声唱法,在网吧嘈杂的背景音乐的掩护下,并没有象第一次那样对其他人造成影响。
练了足足有一个小时,小宇看着仅仅上涨了一点的熟练度不由地叹了口气,这也太慢了吧?
自己白天还要上学,一个晚上练习十个小时,仅能增加十点熟练度,照此速度下去,两个星期下来,能否把歌唱技提高到中级还很难说,而自己就完全没有时间练习假声唱法了。
如何才能快速增长熟练度呢?
看来自己一个人闷唱是实在是太慢了,小宇试着连续听原唱的MP3,一个小时过后,虽然自己对歌唱技巧有所领悟,可是却一点熟练度都没涨,看来这条路也行不通。
“好!下面请‘小青蛙’网友上来唱首‘菊花台’!”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,吸引了小宇的注意力。
侧头一看,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穿了一件黑衬衫,翘着二郎腿,嘴里叼着一根香烟,正戴着耳机对着麦克风说话。
小宇瞟了一眼他的屏幕,那是一个视频网站,屏幕的左边有三个窗口,最上面的一个窗口正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在唱歌,而黑衬衫的图像则出现在中间的那个窗口处,最下面的一个窗口则是一个漂亮到极致的可爱小MM。
“喂,兄弟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小宇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胳膊。
‘黑衬衫’转过头来,脱下耳麦,打量了小宇一眼,对他道,“兄弟,我在主麦呢!有什么事?”
“主麦?”小宇有些了解,这可能和主持人是同一个意思,看着屏幕上正在唱歌的那个小青年,小宇心里不由冒出一个想法,向‘黑衬衫’跟前凑了凑,“你这里可以让人上去唱歌吧?要不让我试试?”
“你?”‘黑衬衫’再次打量了小宇一眼,嘴边挂着丝不屑,“兄弟,你就别给我添乱了,我正忙着呢!”
说完,又戴上了耳机,“好,谢谢‘小青蛙’,下面欢迎‘落花无痕’网友演唱‘心碎’!”
小宇看到‘黑衬衫’用鼠标点了右边的人物清单几下,一个长相清纯的小姑娘出现在第一个窗口处,在音乐的伴奏下,开始柔声轻唱了起来。
这个房间的人气还蛮旺,小姑娘唱歌的时候,下面不断有人刷出鲜花。
小宇又碰了碰‘黑衬衫’的胳膊,‘黑衬衫’腾地摘下耳麦,有些不耐烦地对小宇道,“我说了不行,你该干嘛干嘛去!”
小宇并不答话,从口袋里摸出五元钱,塞到他手里,“帮帮忙,我就是图个新鲜,一首歌五块钱怎样?”
“真的?”‘黑衬衫’眼中爆出贪婪的目光,“你说的是真的?一首歌五块钱?”
“我钱都给你了,你还不相信吗?”小宇淡淡一笑。
‘黑衬衫’认定,今天是碰到凯子了,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个网站只是个唱歌的网站,纯绿色,和那些跳诱惑舞蹈的网站不能比,那些跳脱衣舞的网站,VIP刷起来都是价值五万点的火箭、岛屿什么的,冲卡又多又猛,冲一张卡五十人民币十万点,房间管理就可以拿十块钱回扣。
而自己这里的网站,VIP们最多刷些鲜花了不起了,有些人好几个月才冲次卡,没什么油水可捞。
就算你喊破嗓子,主一个晚上的麦,也是一分钱也没有,还要赔上网费,自己之所以当这个房间的管理,主要目的是想泡这里的管理MM。
既然有钱赚,‘黑衬衫’二话不说,让小宇下载了那个网站的软件,登陆到那个视频网站,申请了一个新用户,又使用管理的职权,踢掉了一个人,让小宇进入了房间。
这是一个五百人的大房间,看着右边密密麻麻的一长串用户名单,小宇不禁有些头皮发麻,心里佩服‘黑衬衫’的眼力,他是如何从这么长的名单中精确地找到那些唱歌人的名字的?
‘黑衬衫’递给了小宇一个眼神,示意他准备,小宇心情忐忑地戴上了耳麦,当着五百人唱歌,自己能行吗?
“下面请‘小宇’网友上来唱一首‘忘情水’!”‘黑衬衫’用鼠标轻点了几下,小宇的视频立刻出现在第一个窗口处。
小宇的画面很是干净,并不象其他人那样设置了许多特殊效果,反而更令人觉得这个少年郎长得十分清秀,立刻有几个花痴MM在下面打字.
“这个小哥哥好帅啊!!!~~~”
“他的眼神象刘德华!”
“嘻嘻,他看得我心里痒痒的,好烦心哦。”
紧接着,一朵朵鲜花慢悠悠地向小宇刷去。
“曾经年少爱追梦,一心只想往前飞……”小宇开口唱了起来。
一曲唱毕,‘黑衬衫’把小宇赶紧从麦上抱了下来,下面的观众早已叫骂起来,那些VIP们已经从刷鲜花改为扔砖头了。
‘黑衬衫’抱歉地看着小宇,在他看来,小宇此时肯定十分难堪,前面的几个人都唱的不错,得到了许多鲜花,而小宇的唱功实在是不敢令人恭维,听到耳朵里难受得要吐血,难怪人家要扔砖头了。
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?不过,那五块钱他是打定主意不还给小宇了。
“兄弟,不好意思啊!”‘黑衬衫’抱歉地对小宇笑了笑。
小宇却被脑中的提示声惊呆了。
“面对五百人演唱,熟练度增加5%。”
就唱了一首歌,熟练度居然增加了这么多?莫非这熟练度的增加和下面观众的多少有关?
小宇的脑中不禁意淫起来,如果自己在八万人体育场演唱一首歌,演唱技能岂不是一下子跨入中级了!
他也知道,这毕竟是白日做梦,谁会买票听他唱歌?能在八万人体育场里开演唱会的人,哪个不是有名的大腕?人家的演唱技能说不定早已经是专家级了呢!
小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,放在‘黑衬衫’的桌上。
‘黑衬衫’不解地看着小宇,“兄弟,你这是干什么?”
小宇微微一笑,对着他伸出两根手指,“二十首!”
“你……你是说真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