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九章 小美
章节列表
第三十九章 小美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陈波几人愣住了,揍了人家还问人家要辛苦费?天下哪有这种事情?这张晓宇简直比自己几人还要霸道。
“喂,小子!问你话呢!”小刀抡起手中的自行车链狠狠地抽在陈波的身上。
陈波疼得一咧嘴,登时反应过来,连声道,“知道了!知道了!我们明天就去揍他,不过,这王涛放学的时候都有保镖来接他,不好下手啊。”
小宇眼睛一瞪,刚想再用手中的三节棍给他开开窍。
旁边的刘强看出了形势不妙,赶紧提醒陈波道,“老大,保镖进不去学校吧?咱们不会在学校里面动手吗?我看咱们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好了,那里很是幽静,平时没什么人!”
这刘强对王涛那小子,心里也是恨得牙痒痒,都是他害得他们惹上张晓宇这么难缠的人物,白白挨了一顿胖揍,他心里也着实想狠狠揍王涛一顿,现在他可不敢惹小宇不高兴,别说让他们揍王涛,就是揍校长,他也必须接下来。
小宇点了点头,“行了,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陈波几人好象听了赦令一样抱头鼠窜,逃离了小巷,连那些自行车链都不要了。
“小宇,你这招可真够损的啊,让他们狗咬狗,呵呵,佩服,佩服!”小刀抱着胳膊靠在墙上,看着小宇呵呵直乐。
小宇笑道,“小刀,大牛,咱们还是赶紧回店吧,再过会儿,就是饭点了,小欣姐她们恐怕忙不过来。”
大牛一拍脑袋道,“对啊,今天客人特别多,回去又要被小虹骂了。”
“嗯?小虹?”小宇和小刀同时听出了大牛的语病,莫非这小子和陶虹那个妞好上了?
大牛并非真傻,他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,把头一低,埋头往外走去,口里嚷道,“哎呀,我面刚拉了一半,得赶紧回去,否则客人等急了。”
“喂,大牛,你小子别逃!给我站住!”小宇和小刀不约而同地追向了大牛。
####
火。
满眼都是火。
凄厉的喊叫声,绝望的悲号声不时在耳边响起。
一个少女绝美的脸庞在眼前晃动,那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,光滑的额头上有一个浅浅的星形胎记。
少女的眼神凄美,长长的睫毛上仿佛还带有晶莹的泪珠,她深情地望着他,好似恋恋不舍,又好似带着一丝果决。
“影~~~”
小宇大叫一声,从床上坐起,满头都是冷汗,原来是一个梦。
看了看桌上的闹钟,凌晨五点,今天消耗了不少精力,小宇破天荒地睡到了凌晨。
梦里的情境依然在脑海中,那个叫‘影’的陌生女孩到底是谁?看着她,自己居然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,她在哪里?
小宇悄悄下了楼,在洗手间里洗漱完毕,走进厨房做起辣酱来。
这是他每天必须要完成的功课,起初他也想和郭师傅一样藏私,把辣酱的配方敝帚自珍,但是上学以后,这件事情渐渐成了他的累赘。
他也曾想过把这门手艺传授给周欣和大牛他们,尽管小宇详细地给他们介绍了辣酱的配方和熬制方法,可是,这两人熬制出來的辣酱,在味道上始终和小宇的辣酱差上一筹。
小宇手脚麻利,不到二十分钟,足够一天用量的辣酱就熬制好了。
“呦,小宇,你起的这么早啊?”小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“小刀,时间还早,你怎么也起来了?”小宇用汤匙舀了小半勺辣酱,尝了尝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“哦,我和大牛商量好了,我们两个每天轮流做早餐,你在做辣酱吗?”小刀麻利地围上了白围裙,也学小宇的样子,拿了把汤匙舀了些辣酱尝尝。
“唔,味道很不错,小宇,你这辣酱的味道可以和五星级饭店的媲美呢!”小刀放下汤匙赞许道,忽然又闭上眼睛好象在回味着刚才的味道,“似乎糖多放了一小匙,如果能加点干辣椒会更够味儿一些。”
小宇一愣,刚才放糖的时候,手的确多抖了一下,糖放得稍微多了些,而干辣椒则正好用完了,做的时候放少了些,这么点细微的差别小刀都能品尝得出來?这小子的味觉简直神了。
看着小宇惊讶的表情,小刀得意地笑了笑,“我上烹饪班的时候,老师就说我味觉特别出色,所以我学做菜特别的快。”
小宇二话没说,找出一张纸,刷刷刷写了一大页,塞给小刀,“从明天开始,你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做辣酱和汤头,这是配方,哈哈,我总算解脱了!”
看着小宇飞奔而去的背影,小刀看着手中的配方欲哭无泪,恨不得抽自己一顿嘴巴,“叫你小子嘴欠!”
早饭时间。
六个人围着餐桌团团而坐,小宇美滋滋地啃着油条,看着小刀幽怨的眼神,忍不住心里想笑。
小美两只大眼睛滴溜溜乱转,在小刀和小宇脸上扫来扫去,忍不住开口问道,“哥,你今天怎么啦?老是用那种眼光看着那个坏人?”
小刀咬牙切齿地抓起了一只大饼,恶狠狠地啃了一口,冲着小宇一努嘴,没好气道,“你问他!”
“嗯?” 其他人也看出了不对,把眼光落在了小宇身上。
小宇拿着油条,看着小刀,嘿嘿嘿地傻笑起来。
小美心里一惊,脱口道,“哥,莫非你被他……”
小刀抓起一根油条打在了小美的脑袋上,骂道,“小丫头,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?想到哪里去了?”
小美苦着脸,用手擦着自己的头发,撅着嘴道,“哥!人家早上刚洗的头,被你弄得全是油条味!”
小宇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,对小美道,“小美,我只不过是惊讶于小刀哥做菜的天赋,让他每天早上替我做辣酱而已,你可别想歪了,你放心,我会每个月多加二百块工资给小刀,算是辛苦费了。”
“哦?还有钱拿啊!老板,你早说啊!”小刀乐了。
“原来是这事啊!”众人顿时没了兴致。
“咦,小美妹妹,你不化妆的样子真好看!”陶虹注意到了小美的不同,惊叫道。
小宇等人也都发现了小美不化妆的样子,这小丫头长得眉清目秀,特别是那双大眼睛,很是灵动,只是平时她画着浓重的眼妆,把眼睛的神采完全掩盖了。
周欣她们几个也略微知道了些小刀兄妹的事情,这对兄妹小时候父母因为车祸双双去世,因为那时候他们年级还小,父母留下的遗产却被大伯以监护人的身份吞没了。
大伯家里的人对他们很是不好,非打即骂,小刀成人后,就带着妹妹从大伯家里逃了出來,两兄妹从此沦落天涯,相依为命。
小美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乖僻,成了一个小太妹。
周欣递给小美一根油条,轻声道,“小美,其实你年级还小,化那么浓的妆并不合适,以后别化妆了好吗?”
小美接过油条,轻轻咬了一口,眼中却是泛起一丝惧怕的神色,低声道,“不化妆的话,会被坏人欺负的!”
“被坏人欺负?这是怎么回事?”众人把眼光又移向小宇,刚才小美把小宇称之为坏人,莫非指的是他?
这小宇莫非对人家小姑娘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情?
小宇立刻发觉了形势不对,这几人的眼神中分明写着‘鄙视’两字,讶异道,“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?”
那边,小美却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,众人更是觉得猜的没错,看着小宇的眼神由‘鄙视’转为了‘愤怒’。
小刀叹了口气,放下了手里的粥碗,对众人道,“大家都知道我曾经在五星级酒店干过,知道我为什么不干了吗?就是因为有一天大厨过生日邀请我们兄妹去唱卡拉OK,这家伙喝多了,居然把我支开,想在包房里欺负小美。”
几人忍不住‘啊’了一声。
“幸好我觉得事情不对,半路上返回了包房,这才在紧要关头把小美救了出來,那时,小美的衣服已经完全被那家伙撕碎,身上也多了好多瘀伤,那次我捅了大厨三刀,有一刀捅在了肝脏部位,这小子出血过多,差点没在医院死了。”
“我也因为这件事坐了八个月的牢,工作也丢了,小美更是因为那件事情受了刺激,书也不读了,一副太妹的打扮,她认为那样更有安全感。”
“哥!你别说了!”小美腾地一声站起,飞也似地跑上了楼。
小刀的故事讲完了,现场一片沉寂,大家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,自己是否比小刀兄妹更幸运些呢?
周欣和陶虹两人觉得自己和小美相比,实在是幸运太多,起码,自己有父母,有亲人,虽然出來打工辛苦,却遇到了小宇这么一个体贴伙计的老板,每天过得很充实。
而大牛则是眼中带着忧郁,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小宇听了却是暗自叹息,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公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一帆风顺,小刀兄妹的境遇确实令人同情,而自己呢?
自己从哪里来?自己的父母是谁?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人?自己脑中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声音?为什么那个声音会给自己发布任务?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个小树林里醒来?一切的一切,都是一个迷,小宇想不明白,也不想去想。
一想起这些问题,小宇就觉得头痛欲裂,好似有什么东西撕扯着自己的脑神经,令他痛不欲生。
‘噔噔噔’,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。
小美又从楼上下来,坐回了她的座位,象没事人似的,拿起一根油条大嚼起来,那熊猫妆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,此时,没有一个人劝她,她心中的伤疤只能靠她自己治愈,别人是帮不上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