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七章 虹光五虎
章节列表
第三十七章 虹光五虎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周围的同学听了,顿时发出一片啧啧之声,这王涛的派头可真够大的。
说完这句话,王涛觉得自己实在是扎够了台型,这话说的漂亮之极,看这张晓宇的土包子样,打死他也不相信这小子能进前三名,反正动嘴皮子不费劲,牛皮就挑大了吹呗,看你们这些人还敢小看我王大公子不?
“王涛,你说的都是真的?张晓宇如果能上台,你就捐一千块钱,如果拿第一名,你就捐十万块钱?”秦露露追问道。
王涛把嘴一撇,“那是自然,我的钱摆在那里,你能不能拿到,就看你本事了!我王涛从来说话算数,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写下字据为证!”
说到这里,王涛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吃亏,万一张晓宇这小子随便上台糊弄一下,就让自己捐一千块钱,自己岂不是当了个冤大头?
脑子一转,想到了一个点子,当下道,“当然,我这些都是有前提的,因为这是慈善义演嘛,当然不能瞎糊弄了事,我这里呢就小小增加一下难度,张晓宇必须男扮女装上台表演,否则,我的赌约作废,还有,如果张晓宇不上台的话,给我趴在地上围着校园转一圈学狗叫!”
同学们哄地一声大笑了起来,这男扮女装,虽然电视上经常看到,可是发生在自己身边,那可是头一遭,另外,这惩罚也太难堪了吧?绕着校园爬一圈学狗叫,这人还想不想在这里混啊?
小宇的脸上也是一阵尴尬,他本来打定主意,上台随便唱个歌应个景就完了,没想到王涛这小子出了个损招,要自己男扮女装,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儿,去扮什么女人?这小子损透了,将来生儿子肯定没**。
秦露露却丝毫不以为意,推了小宇一下,大声道,“张晓宇,咱们接了!和他签!”
小宇心想,奇怪了,王涛这小子是和我打赌,你这小妮子这么起劲干什么?
“快和他签了!”
“张晓宇,不就是男扮女装吗?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
“你扮女人说不定比女人还好看!”
……
一群女生七嘴八舌极力鼓动小宇和王涛签赌约。
王涛看着小宇的尴尬样,心里这个乐啊,最多花个一千块钱,看你小子出回丑,也值了,老子去酒吧看脱衣舞那次不扔个千八百的?这一千块钱算个屁?
小宇虽然不想签这个赌约,可是却被秦露露带着一群女生按住了手脚,愣是在那份赌约上按了手印,小宇真是欲哭无泪,这是何苦来由?
放学回家,秦露露和小宇一边等公交车一边开导小宇。
“我说张晓宇同学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?你怎么还这么保守捏?现在这社会,不搞点特殊的能火吗?你瞧瞧人家李宇春,你再瞧瞧人家李玉刚,不都是走这条道出來的吗?你放心好了,我妈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管服装道具的,到时候你要借服装的话,约个时间到她那里去挑好了,你就是想扮个埃及艳后,那里都有现成的。”
小宇苦着脸道,“秦露露,你可把我害惨了,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女生平时看上去娇滴滴的,手无缚鸡之力,闹起来怎么这么大的劲?我现在手腕还被你掰的生疼着呢!”
秦露露脸上一红,吐了吐小舌头,“我不是想让那王涛出次血嘛!心急之下力气用了大了些,不好意思啊!”
“现在是王涛还没出血,我的手腕倒是要被你弄出血来了,你瞧这五个手指印!下手可真狠呐!”小宇看着自己的手腕,五个纤细的手指印赫然在目。
“哎呀,都说了对不起啦,要不,我给你揉揉?”秦露露装模作样地伸出了纤纤玉指,作势抓向小宇的手腕。
小宇赶紧一缩手,把手背到了身后,神色紧张地看着秦露露,心中暗道,这小妮子的服务自己可消受不起,自己的定力还不到50,万一揉出个红色警报来,自己还活不活啦?
看着小宇紧张至极的样子,那边的秦露露早已笑得前仰后合,这个张晓宇有时候还真傻得可爱。
两人说笑间,公交车来了。
小宇和秦露露跳上公交车,在后排找了个座位坐下,继续聊着慈善义演的事情。
忽然,小宇发现,坐在车厢前排的几个人,和自己穿着同样的虹光中学校服,不时回头向自己这边张望,莫非他们是在看自己?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小宇扔了个侦察术过去,对方的头顶立刻亮起了红色的箭头。
“不良学生,攻击力三级,生命值中等,防御力中等,武器-自行车链,攻击力+1,攻击方式:群殴。战斗力评估――打发他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“秦露露,你认识前面的五个人嘛?”小宇悄悄地推了推秦露露的胳膊,示意她向前看。
秦露露坐在靠窗的位置,视线被前面的人挡住了,只好扒着椅背,站起来瞄了一眼,又坐了下来,脸色显然不好看,“怎么是这五个家伙?”
“你认识?”
“嗯,他们是我们虹光中学有名的不良学生,都是高三六班的,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处分,据说高二的时候,打架都打到校外去了,被派出所抓了去关了好几天,他们自己给自己这个小团体起了个绰号,叫什么‘虹光五虎’。”
“那个高个的,是他们的老大陈波,打架最是厉害,平时我们班级的人都不太搭理他们,今天这是怎么了?以前没看到这几个人坐这辆车啊?”秦露露的脸上满是疑问,想来想去想不明白。
小宇心里却明白了个**不离十,这些人肯定是冲自己来的,否则如果对自己没有敌意的话,他们头顶上的箭头就不应该是红色。
自己也没惹到他们啊?为什么来找自己的麻烦?莫非是王涛那家伙搞的鬼?
他不想让秦露露替自己担心,便对秦露露道,“秦露露,别管他们了,可能是他们有事情要去徐家汇才坐这辆车的吧?你就别瞎想了。”
秦露露听小宇这么一说,也觉得有这个可能,前面那五个人好象知道秦露露正在注意他们,便不再回头看,自顾自地聊起天来。
小宇心中一阵冷笑,你们就装吧,等会就让你们露馅。
秦露露下车前,小宇向她借了手机,说是给家里打个电话,秦露露一阵脸红心跳,心说,这死木疙瘩还没笨到家,知道变相问人家手机号码了。
小宇悄悄拨了个号码,拨通后,和对方小声说了几句,便挂了电话,秦露露拉长了耳朵,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心中着实好奇的紧。
秦露露下车后,小宇偷偷留意这几个人的动向,发现他们变换了监视自己的方式,公交车每停靠一个车站,五个人轮流回头查看自己是否还在座位上,小宇暗自好笑,知道他们不敢在公车上动手,便不理他们,看起窗外的风景来。
不多会儿,公车在小宇店铺对面的车站稳稳停下。
小宇下了车,径自向网吧旁边的那条小巷走去,那五个人也跟着下了车,远远地在后面缀着。
小巷很长很静,外面的喧闹似乎都被隔在了外面,地上扔了不少烟头,小宇心中不免觉得有些好笑,早上刚在这里和小刀打了一架,现在居然又回到了这里。
‘虹光五虎’也跟着小宇来到了小巷里面,看到这是一个死胡同,五个人眼中不免露出惊讶之色,敢情这小子早就知道自己五人是为他而来。
小宇走到小巷最深处,回身站定,对身后的五人冷笑道,“是不是王涛找你们来的?”
五人楞了一下,陈波哈哈笑了一声,站了出來,“张晓宇是吧?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也活该你倒霉,谁让你惹了人家有钱人呢?我们‘虹光五虎’不过是挣些辛苦钱罢了。”
“他给了你们多少钱?”小宇目光一冷。
“多少钱?嘿嘿,反正是够我们哥几个去几次卡拉OK的。”陈波大大咧咧地说道。
矮个的刘强皱了下眉头,拽了一下陈波的袖子,示意他不要太多话,刘强在‘虹光五虎’里是军师的角色,陈波别看是老大,有时候也得听刘强的,被刘强这么一提醒,陈波立刻不乱说话了。
陈波嘿嘿冷笑道,“张晓宇,听说你手底下还会两下子,那露两手给兄弟们看看吧?”
“你和我单挑?还是你们五个一起上?”小宇上下打量了陈波一下,发现他一米八左右的个头,手长脚长,骨骼粗壮,应该是个打架好手,怪不得王涛花钱请他们几个人来对付自己。
陈波并不答话,两手互掰了一下骨节,发出格格的响声,其他那四个小子却从书包里纷纷掏出自行车链,向小宇围了过来,看来,这是他们称手的武器。
“我们五个人打一个是一起上,打一百个也是一起上,小子你认命吧!”刘强对其他人挥了挥手,四人舞动自行车链,带起了呼呼风声。
“慢着,老二,让我先会会他!”
陈波抬手阻止了四人靠近小宇,身手从书包中慢慢掏出了一截东西,锃光瓦亮的,抖开‘哗啦’一声,居然是条三节棍。
听声音,这可是全钢的玩意,小宇见了眼睛不由地一亮,这可是个好东西,估计花了陈波不少钱。
“老大,你下手悠着点,别打致命部位!”刘强暗叹了一声,看到陈波眼中兴奋的目光,知道劝不住他,忍不住出言提醒他。
这个陈波遇到打架这类的事情,有种变态的倾向,下手狠辣,上次和学校附近流氓打架的时候,就一棍子轮在了人家的脑袋上,结果差点出了人命。
他们这几个人和张晓宇无怨无仇,只不过拿了人家两千块钱而已,痛扁一顿这小子就得了,不值得为了这个吃官司。
“不良学生陈波,攻击力四级,生命值中等,防御力中等,武器-精钢三节棍,攻击力+6,战斗力评估――他是一个值得你认真对付的对手。”
---
求收藏和花花,多多益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