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六章 出节目
章节列表
第三十六章 出节目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王涛把陈波拉到一边,小声道,“陈波,兄弟告诉你件事儿,我们班的转学生张晓宇好象对你不服不忿,还放出话来要找机会收拾你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“噢?有这种事?”陈波眼睛一瞪,一股火升了上来,自己在这虹光中学称霸已久,一个转校生敢竟敢蔑视自己?看来非得好好收拾了一下那小子不可了!
旁边的那个矮个悄悄拉了拉陈波的衣袖,陈波看了他一眼,矮个对他使了个眼色,陈波立刻会意,敢情是自己太过冲动,差点中了王涛这小子的挑拨。
陈波打了个哈哈道,“唉,王大公子,咱们现在已经是高三了,明年就要毕业,我也不想再惹什么事,我老爸告诉我,只要我太太平平过完这一年,拿到毕业证就万岁了,这转校生就让他狂去好了,我无所谓。”
王涛听了急了,心想你无所谓,我却有所谓,看来这招挑拨离间是行不通了,只好用钱来解决问题,当下拿出钱包,从里面数出五百块钱来,塞进陈波手里,“帮兄弟个忙,替我摆平他,这是定金,事后付另一半。”
陈波心底暗乐,幸亏自己的兄弟刘强提醒自己,否则还真被这小子当了枪使,接过五百块钱,陈波又看了一眼刘强,发现刘强对他眨了眨眼睛,陈波和他在一起多年,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脑子灵,点子多,是兄弟中的智囊,他眨眼的意思显然是暗示自己这钱给少了。
陈波心想也对,这王涛老爸可是大公司的老板,家里的钱那可是多了去了,那辆接送他的奔驰起码就值个一两百万吧?哦,就给五百块钱就想让自己兄弟替他卖命,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?
想到此处,陈波把手里的五百块钱又塞了回去,“王大公子,我不是说了吗,现在是关键时期,我们弟兄几个都在准备高考呢,实在是没时间。”
王涛一愣,心想,以前让他办事都是这个价儿啊?莫非……是真的不想干了?
拿着钱用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陈波,这小子也是个人精,很懂得察言观色,立刻分辨出了陈波是嫌钱少了,心里暗骂,他妈的,敲竹杠敲到我头上来了,老子别的没有,就是钱多!
王涛又从钱包中数出五张百元大票,一共一千块塞到陈波手里,“陈波,帮个忙,事成之后,我再给你一千。”
陈波没接钱,先是瞄了刘强一眼,刘强对他微一点头,陈波马上把钱接了过来,塞进了口袋,拍着王涛的肩膀道,“王大公子,我们办事你放心,你这钱绝对不会白花,这次起码让那小子躺个十天半个月,你瞧好吧!”
王涛‘嗯’了一声,好象想起了什么对陈波道,“陈波,这小子好象会点功夫,你到时候可要多叫些兄弟去。”
陈波大咧咧地摆了摆手道,“王大公子,你放心好了,我们‘虹光五虎’全部出动行不?他再厉害,还能一个打五个?”
王涛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,这‘虹光五虎’都是陈波的铁哥们,那可是整个虹光中学打架最厉害的五个人,如果这五个人一齐出手也打不过小宇,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当初,他可是亲眼见到这五个人和社会上的流氓斗殴,把七八个流氓追得满街跑。
小宇此时丝毫不知道背后有人要对他下手,今天这一天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筹划‘早点系列’这件事情上了。
小刀曾经是五星级酒店的厨师,让他做大饼油条那还真是大材小用了,不过,有了小刀的加入,自己这一设想,就可以尽快得以实施。
下午最后两节课是班会。
班主任高老师给大家介绍了一遍明年的招生形势后,话题一转,转到了即将到来的元旦节日上面。
同学们原本听得昏昏欲睡,这时却都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
“同学们,元旦即将到来了,对咱们高三年级来说,这是你们在母校的最后一个元旦,正巧前一阵子西藏那里受了自然灾害,校领导提议我们搞一个慈善义演联欢晚会,到时候把家长们都请来,大家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“特别是你们高三学生,更是应该抓住这次机会,好好表现一下,留下在母校的美好回忆。”
高老师的几句话让下面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,枯燥烦闷的学习生活几乎快把人逼疯了,这个联欢晚会来的正是时候,至于到时候能够筹集多少善款给灾区,大家倒是没想那么多。
可是,当讨论到出节目的时候,大家都傻了眼,校方有提议,每个班级出两个有质量的节目,这节目哪里来?
说句老实话,这重点班的学生学习是一把好手,可是其他方面就差了些,要让她们表演个节目可是千难万难,出一个节目就够不容易的了,何况是两个?
况且,这可是要在家长面前表演,如果演砸了,那可多难为情啊?
同学们讨论了半个小时,大家你推我搡,还是没个结果,高老师等不急了,她还有一个会要开,当下拍板道,“干脆我看这样,男生女生各出一个节目,就这么定了,应敏你具体协调一下。”
说完,夹着笔记本走出了教室。
这下可轮到应敏犯愁了,这文理分班后,班里呈阴盛阳衰的状况,女生倒是好办,这几十号人,好歹也能随便凑个大合唱小合唱出來,可是男生怎么办?一共才小猫两三只,这人也太少了啊!
想来想去,也只有王涛那小子平时喜欢唱些卡拉OK之类的东西,其他的三、四名男生包括张晓宇在内一看就是书呆子,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,如何能派用场?
虽然应敏不太想和王涛打交道,可是无奈之下,只好把王涛叫到一边,做思想工作,“王涛同学,刚才你也听到了,高老师让男女生各出一个节目,女生那边的节目我负责张罗,这男生的节目嘛,我看只有你平时比较活跃,又是英语课代表,要不,你出一个节目怎样?”
王涛一听是这事,立刻摇头不干,“我老爸说了,这种慈善捐款都是骗人的,收到的钱不知道进了谁的腰包,我才不干这傻事,被人当猴耍!”
应敏被他的话气得够呛,指着他道,“王涛,没想到你思想觉悟这么落后,你怎么知道这慈善款会进入私人的腰包?你有证据吗?没证据就别瞎说!我邻居王大爷都退休了还捐了一百块钱给灾区,别看你家里有钱,在思想上和人家相比,连提鞋都不配!”
应敏这番话说得很大声,几乎每个同学都听了个清楚明白,引起同学们一阵哄笑,他们平时也看不惯王涛的公子派头,心里暗叫过瘾。
王涛被应敏骂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又不好发作,看到自己的冤家对头张晓宇正趴在桌上写东西,不由地心中一动,对应敏道,“应敏,咱们班这么多男生,你别光鼓动我一个,高老师不是说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吗?只要你让张晓宇这个土包子上台表演,我就捐出一千块钱!”
王涛这句‘土包子’小宇听了并没觉得什么,秦露露却听不过跳了起来,“王涛,你说谁是土包子?”
王涛见秦露露替小宇说话,心里更是嫉恨,对她道,“秦露露,我说张晓宇管你什么事?莫非,你和他有一腿?”
秦露露被他这么一呛,只觉得脑门上青筋直跳,一股火腾地上来了,没想到王涛这家伙,居然这么下流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。
正想发作,胳膊却被人从后面拉住,秦露露挣了两下,没挣开,回头看去,正是小宇。
秦露露心道,“你这个死木疙瘩,我替你出头,你拉我干什么?”
小宇淡淡一笑道,“秦露露,你就当他是一条疯狗好了,你难道会和一条疯狗一般见识?”
同学们又爆出一阵笑声,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。
秦露露被他这么一说,火气顿时消了一大半,狠狠地瞪了王涛一眼,心想,如果能够打这疯狗一顿,我也不会介意的。
王涛却被小宇的一句话气得跳了起来,指着小宇道,“张晓宇,你骂谁是疯狗?”
小宇丝毫不让地回道,“骂你呢,怎样?你想动手不成?”
应敏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,好象一句话不和就要动手,她是班长,虽然不屑王涛的为人,却也不忍见小宇吃亏(在她看来,瘦弱的小宇当然不是人高马大的王涛的对手)。
再说这件事情因她而起,便出來打圆场道,“好了好了,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,我再问一句,这男生的节目你们到底谁来出?”
王涛看到小宇冰冷的眼神,立刻冷静下来,他可不是没吃过小宇的亏,知道如果动起手来,自己肯定不是小宇的对手,说不定脸上又要多两个巴掌印,心里害怕,顿时退缩了起来。
正好接应敏的话道,“我还是那句话,如果张晓宇上台表演,我捐一千块!如果他能够得到第三名,我捐一万!第二名,我捐五万!第一名,我捐十万!怎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