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章 装修
章节列表
第三十章 装修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趁上课前的几分钟准备时间,小宇快速地和应敏和秦露露两人交换了想法。
“张晓宇,这能行吗?”应敏和秦露露对小宇的改动有些茫然,虽然她们的对话中改动的地方不多,却完全没有了原先工整的语句格式。
“你们放心吧!其实,英语的日常口语应该以自然、简单为主,李老师设计的台词太过呆板了,并不符合生活的实际情况。”
“嗬,张晓宇,看不出来,你还挺有才的嘛!行!我们就这样改了!”秦露露觉得是自己推荐的张晓宇,有必要支持他一下,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信心。
应敏看秦露露没意见,反正自己和秦露露台词中改动的地方不多,最大的改动部分却是小宇的对话,所以也没什么意见。
两人的英语口语水平都很不错,立刻把改动的部分牢牢记住。
公开课正式开始了。
应为昨天李老师事先给同学们做了预演,所以,开始的部分倒也有模有样,她一旦提问,同学们都高高举起右手抢着回答问题。
其实,回答问题的同学都是李老师事先安排好了的,就连问题的答案也都已经抄给了同学,李老师为了这次公开课可谓用心良苦。
教育局的领导看了暗暗点头,而那些其他中学的英文老师却是都心知肚明,这种伎俩骗领导可以,可是在同行的眼里,却显然有些哭笑不得。
那四个外教更是兴趣乏乏,老外的教学向来以自由度高著称,这种明显带有斧凿痕迹的教学,实在令人觉得可笑又乏味。
而李老师的英语口语也带着浓重的中国口音,这种口语听在中国人耳里并没什么,但是对母语是英语的外教来说,就有些不伦不类了。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公开课在顺利地进行着。
“同学们,现在,我们要进行一个情景对话的练习,我们上海目前正在举办世博会,我要你们出三个同学,一个人扮演世博会的志愿者,一个人扮演外宾,最后一个人扮演一个普通的上海市民,主题是――问路。大致的情节我打在了大屏幕上,哪位同学愿意上台来尝试一下?”
全班同学很有默契地都举起了手,对于这种脑残的公开课他们早已习以为常,看在这个李老师平时对他们不薄的份上,也只好全力配合,反正只是举一下手而已,又不会真的抽到自己。
“秦露露!你来扮演世博会的志愿者!”
“应敏!你来扮演上海市民!”
“那个,张晓宇!你来扮演外宾!”
点名叫张晓宇的时候,李老师忍不住顿了顿,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。
三个学生走到了前台,后排的那些听课老师们也都来了精神,想听听这情景对话到底是怎样一副情形。
第一个开口的是小宇,他扮演的外宾初到上海,想坐地铁去世博会,却迷失了道路,想找一位市民来问路。
小宇的英语一开口,那些听课老师立刻心里暗自赞了一声,就连那四名几乎要打瞌睡的外教也睁大了眼睛,这个小伙子的美式口语很是地道啊!
李老师心中却是惊喜交加,没想到这张晓宇的口语这么棒,可以这么说,张晓宇的口语比自己也高出了一大截,尽管她不愿意承认。
另外,李老师发现,小宇的台词根本不是自己预先写好的那些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这时,秦露露扮演的上海市民走了过来,热心地帮外宾指路,却因为路线太过复杂,反而把外宾搞得更迷糊了。
小宇扮演的外宾很是搞笑,引得下面同学发出阵阵笑声。
李老师听了,心里更加迷惑,这秦露露的对话虽然还是自己写的那些意思,却又似是而非,听起来顺耳自然了许多,敢情是受到高人指点过了?
这时,应敏扮演的世博会志愿者走了过来,她愿意给外宾带路,和他一起去世博会。
外宾伸出大拇指交口称赞,连声夸奖世博会的组织工作做的好。
情景对话到此结束。
这场情景对话,不仅让那些教育局的领导和听课的中国老师暗自赞叹,就连那四名外教也是频频点头。
这些天他们已经听了不少公开课,却从来没有听到如此自然贴切的情景对话,特别是扮演外宾的那位男生的口语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公开课后,李老师受到市教育局领导的点名表扬,校领导也是喜笑颜开,对李老师褒奖有加,今年的先进教师应该是跑不了的了。
饮水思源,李老师当然把小宇他们三个欢喜得紧,不仅经常利用业余时间给他们开小灶,而且还想把王涛的英语课代表免了,让小宇顶上去。
小宇却婉拒了李老师的好意,他此时的心思都扑在了新店铺的装修上。
小宇花了一百块钱,买了些涂料,和大牛一起把茶馆的一楼墙壁粉刷了一遍。
茶馆里的桌椅,以前的老板没有带走,租赁公司把它们全都留给了小宇,这些都是可利用资源,小宇当然不会放弃。
这些桌椅虽然都是便宜货,但是添置起来也是一大笔开销,起码比集贸市场里的那些桌椅要好上太多,而且茶馆靠墙的一面,全部都是类似火车座椅的沙发座,坐上去很是舒服。
由于茶馆也兼卖些简单的食品,所以后面的厨房里,炉灶之类的倒也齐全,小宇又花了一千五百元钱买了一个二手的冰箱,放在了里面。
茶馆的二楼是一片空旷的场地,原来的老板因为生意不好,并没有利用,小宇想利用这个空间,把它隔出几个独立的包间,其中几间做为职工的宿舍,其余的留作他用。
集贸市场门口多的是接装修生意的民工,小宇让老张头帮忙,找了两个湖北人,谈好了价钱,包工包料,连同二楼的隔断、房门,一共两千元。
这种装修不用动房屋的基础结构,那两人做起来自是快极,仅花了两天功夫,就把二楼的房间隔好了。
一共隔出了八间房间,一边四个,四明四暗,每间房间都有十平米大小,以一条走廊隔开,剩下的空间,做为客厅使用。为了保证空气流通,每个房间还都安装了通气扇。
小宇花了五百元钱,给四个暗间都添置了二手的席梦思、书桌、椅子等简单的生活设备,让手下的伙计各占一间,最后那一间给自己留着。
这个新店铺开业后,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等着自己处理,自己还是住在店里比较方便些。老张头那边当然没意见,干儿子创业自己自然举双手支持。
至于集贸市场那里的店铺,小宇找到了李大麻子他们一伙,想把铺子转让给他们,这伙人在外面摆野摊,被城管追得满街跑,早就想找个安稳点的地方了。
虽然小宇的铺子小了些,地理位置偏了些,但是人气却已经培养了出來,光早上的油条生意就能赚不少钱,而且租金相当便宜,李大麻子当然求之不得,痛快地把一千块钱押金给了小宇,和他办了手续。
搬家那天是星期六,小宇向卖鱼的李头借了辆三轮车,把那边店里需要的东西和周欣她们的行李装上,让大牛蹬了,自己和周欣她们则坐公交车向新店铺赶去。
“老板,原来那个店铺生意多好啊,放弃了多可惜啊!”在公交车上,陶虹不无遗憾地对小宇道。
她在好几家饭店打过工,却没见过生意这么好的,新的店铺的生意真的能比老店铺好吗?
小宇想起自己刚接手店铺时门可罗雀的惨状,不禁微微一笑道,“小虹姐,这人气是做出来的,而不是等出來的。”
这创业难的滋味儿,小宇可是深知其中之味,这次签了新店铺,对小宇来说,可以说是破釜沉舟。
集贸市场的铺子已经转让了,他再也没有退路,付了四千元房租和那些装修采购费用后,手里的钱只剩下了三千七百多,如果这次新店铺的生意不能起来,那么不仅自己血本无归,周欣她们几个也都会失去工作。
周欣看到小宇说了句话后,就陷入了沉思,心中不由地一疼,她十分清楚这个男孩肩上所背负的压力,也十分佩服这个男孩的胆魄。
自从那次在小隔间和他有过一次亲密接触后,每次见到自己,他就若有若无地故意和自己拉开些距离,女孩子的心是最敏感的,她立刻发觉了这一点。
“唉,自己其实并没有怪他的……”周欣低下头去,就是那天自己和小宇真的发生了什么,那也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情,小宇并没有强迫她的意思,后来,反而是她主动了些。
这年头,有句玩笑话,如果要找处女的话那可要去幼儿园,可是,周欣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,她也不是一定要把自己的贞操留给自己未来的老公,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罢了。
她有时候在夜里想到,如果那天小宇要了自己,自己并不吃亏,她看得出来,小宇绝对是个处男,可是,那天小宇为什么悬崖勒马了呢?是自己长得不好看?是自己的身材不够好?这让周欣百思不得其解。
三个人各自想着心事,公交车已经到达了田林路。
下车后向左走几步路,就是小宇的新店铺了。
自小宇租下店铺后,周欣、陶虹两人都是第一次来,看到小宇掏出钥匙打开了店铺的大门,她们都惊呆了,这家店铺就是小宇的新店铺吗?它的规模和集贸市场那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