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天生奇才

小宇醒来后,脑中突然出现神秘的提示音,侦察术、读心术、潜行术、过目不忘……各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七章 淫贼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七章 淫贼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你是张晓宇吧?来签合同的?”朱晓红一下子就猜了个**不离十。
小宇点了点头。
秦经理有些惊讶,他原以为小宇来自己公司是其他的事情,没想到却是来签合同的,脸上不由地慎重起来,签合同这种事情,他可不能让人家快点结束。
“到里面去吧,那里地方大些。”秦经理建议道,公司的门厅地方有些窄,这么多人站在这里,有些转不开。
朱晓红微微一笑,带着小宇走进了里面,径自把他带到了一间小接待间,房间很小,大约只有五、六平方,只摆了一张桌子,三把椅子,一个放文件的简易书架,相同的接待间还有三间,应该是公司谈生意,接待客人的专用地方了。
朱晓红走到最里面,在椅子上坐下,小宇坐在了她的对面,而那秦经理居然也挤了进来,坐在了小宇的旁边。
朱晓红从旁边的文件架上取出了一份合同,放在了桌上,对小宇道,“这是田林路56号的房屋租赁合同,张先生,你看一下吧。”
小宇拿起合同看了起来,这是一份固定格式的合同,里面的条款都和朱晓红在电话里说的一致,敢情她事先已经把合同都打印了出來。
秦经理歪着脑袋在旁边看着,一边用手指在桌面上乱画着什么,考虑了一下,对朱晓红道,“小夏,田林路拐角的那个店面我们租给原来那家茶馆的租金是多少?”
朱晓红立刻答道,“是八千块。”
小宇心中暗自点头,这个朱晓红并没有骗自己,看来这八千块的价格还算合理的,她并没有狮子大开口,否则,之前的那个茶馆也不会租。
秦经理大手一挥,道,“给这个小伙子四千块一个月!”
朱晓红一惊道,“经理,这个价钱可是我们的成本价,何况这个店面我们还要负责水和煤气的费用。”言下之意,这笔生意亏了。
秦经理一愣,没想到还有这个附加条款,不过又是哈哈一笑道,“这笔生意算我特批的好了,这水费煤气费嘛,算在公司成本里。”
小宇也是不解地看着他,俗话说千做万做,亏本生意不能做,这经理怎么连这个也不懂啊,难道,他是为了报恩?
想到这里,不由地对中年男人运起了‘读心术’。
“对象――秦经理,中级读心术结果――丈母娘特别关照可要好好报答救命恩人,包水和煤气算什么,就是水电煤全包,我也认了!否则,晚上露露他妈还不得找我算帐啊?”
朱晓红听了秦经理的话一呆,随即释然,这个公司是人家的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喽,反正亏了钱也都是他自己的钱。
小宇却有些过意不去,这租金能够降下来固然好,只是让人亏本也实在是太过份了些,自己当初救人的时候,可没有想到要人家报恩,他想了想,开口道,“朱小姐,请你在合同上把包水和煤气的条款去掉吧!这笔钱由我支付!”
秦经理却道,“怎么?你看不起我?我说我付就是我付!”
两人随即在接待间争执了起来,互不想让,最后,在朱晓红提示快到下班时间后,终于达成了共识:月租四千,包水费,期限一年,预付一个月房租。
怀里揣着盖了章的合同,小宇深一脚浅一脚走出了租赁公司,今天的际遇实在是离奇,他没有想到,田林路上的店面竟然被他用四千块钱就租到了,这简直和做梦一样。
摸了摸脖中挂着的那块‘清灵玉佩’,小宇不由地怀疑起来,莫非是和这+2的幸运值有关?
秦经理硬要拉着他回家吃饭,说丈母娘特别关照过,如果再遇到救命恩人,一定要把他请到家里来,让她见上一面,当面说声谢谢。
小宇拗不过他,只好答应和他一起回家,反正也就是吃顿饭的事情,今天租店铺的事情人家帮了很大的忙,如果自己再寻机逃走,那也太对不起人家了。
再说,这秦经理这次可学乖了,一直拉着自己胳膊,就是上厕所也和自己在一起,自己再想借尿遁逃走,也没机会啊!
秦经理的车就停在公司门口,是一辆黑色的帕萨特,小宇第一次坐这种小车,感觉很是新鲜。
秦经理显然看出了小宇对汽车感兴趣,索性向他示范起如何开车来。
“小宇啊,这种自动档的汽车开起来最是容易不过,你看,只要把档位放在D这个位置上,右脚踩下油门,车就开动了,开的时候,注意用方向盘掌握方向,转弯的时候要先打方向灯,注意前方和侧方的车辆,你看,方向灯在这里……”
小宇脑子聪明,反应快,加上过目不忘的技能,秦经理只说一遍,他就牢牢记住,心道,这开车果然不难。
“提示,学会驾驶技能,熟练度1%。”
秦经理的家并不远,帕萨特转了两个弯,开了大约十多分钟,汽车开进了一个花园小区。
小区的环境格调高雅,在中心有一个大喷泉池,一个西方美女雕塑耸立其中,小宇仔细看去,美女缺了一条手臂,敢情是维纳斯。
喷泉池周围有着七、八个小型花坛,里面种植着好多不知名的花卉和小型灌木,把整个小区点缀得美轮美奂。
三幢大约二十几层的高层围着中心喷泉呈品字形排列,秦经理在中间那幢高层前停了车。
“小宇啊,我家就住在11楼,你先在这里等会儿,我去停了车马上来,记住,你可不要再跑了哦!”秦经理对小宇关照道。
小宇下了车,对他笑道,“秦经理,您放心好了,我不会走的。”
秦经理这才放心而去。
小宇深吸了一口小区内清新的空气,感受到花卉传来的芬芳,一天的疲劳也仿佛随之而去,看着旁边林立的高楼,和不远处的霓虹灯火,显然比自己熟悉的集贸市场要好的太多,心里不由地想道,“难道,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吗?”
虽然他并不懂房地产,但是看到这个小区的环境,他知道,这里的房子价格绝对不菲。
自己在郭师傅那里起早摸黑,辛辛苦苦打工一个月挣的工资,也许还不如有钱人的一顿饭钱。
在这个社会上,既有人住在高档小区拥有香车豪宅,又有人在集贸市场每天艰难地讨生活,让小宇在短短的几个月的经历里,对这个社会有了进一步的认知。
“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?你再不走,我可要找保安了!”前方隔着一个花坛处,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小宇立刻分辨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,是秦露露!她的家难道也在这个小区?
秦露露的声音明显透着不耐烦,小宇心中一动,莫非她碰到了什么麻烦?想到这里,不由地向那里走了过去。
“露露,可是李老师要我把你送到家的,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!再说,咱们两个好歹也是三年的同学,我对你的心意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随之响起。
小宇对这个声音也不陌生,分明是班上的英语课代表王涛,这个人仗着家里有钱,生得又是人模狗样的,平时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,同学们都不喜欢他,不过却经常有外班的女生一直来找他,今天李老师把他们三个留下来排练情景对话,敢情是刚刚从学校回家。
秦露露‘哼’了一声道,“王涛,我早就和你说过了,我对你没兴趣,你以后别缠着我。”
“露露,你是不是听到那些流言蜚语了?你可别信她们的话,这些女生都是追求不到我,才造我谣的,我这个人平时一向洁身自好,从来也不掺合那些事情的。”
小宇不禁佩服这个王涛演戏的天赋,他的那些烂事高三年级的同学们几乎都知道,连小宇这个转校生都时常有耳闻,前几日还有一个外班女生上早自习的时候哭着来找他,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,现在他却撇了个一干二净,真是有些恬不知耻。
秦露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显然是有些不屑,“你洁身自好?高二的时候,四班的陆雪兰为什么转学,还有前几天二班的万芳芳为什么上早自习来找你?你干的那些烂事谁不清楚?还好意思说?”
王涛显然被点中的要害,一阵无语后突然阴阴地道,“秦露露,我好象知道你老爸是‘福茂房屋租赁’公司的吧?恰巧呢,我老爸前一阵子随便玩玩,收购了你老爸几个朋友的股份,现在,他可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,你老爸能否还坐在经理的位子上,就看你的了。”
小宇心中一惊,这是怎么回事?秦露露的老爸居然就是福茂的秦经理,这可真是巧了,没想到,自己救的那个老人竟然是秦露露的外婆。
那边秦露露却是怒道,“王涛,你无耻!我告诉你,就算我爸爸不在福茂干了,你也休想得逞,老实告诉你,你不配!”
王涛却是老羞成怒,骂道,“妈的,臭娘们,你以为你是谁?老子不过是女人玩厌了想尝尝鲜,你却这么不识抬举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喜欢张晓宇那个小王八蛋是不是?这小子有哪里好?整个一个穷鳖三!老子用钱可以砸死他!来,让我亲一个再说!”
“王涛,你想干什么?你放开我!你卑鄙无耻!来人啊!”
接着传来一阵扭打之声,敢情是这个王涛开始动手动脚了。
小宇这下可站不住了,他没想到王涛这小子胆子这么大,在这里就敢对秦露露动粗,自己如果不出去,说不定秦露露要吃亏,这种事情自己碰到了,当然不可能不管,当下立刻跑了过去。
一眼看到王涛正拉着秦露露的胳膊,大嘴使劲地往秦露露脸上凑去,秦露露伸出双手用力抵抗。
小宇一看却乐了,这个王涛的头顶上正顶着一个大大的红箭头。
“淫贼,攻击力二级,生命值中,武器-无。战斗力评估-和他打斗恐怕会脏了你的手。”